新笔趣阁 > 主神世界设计师 > 第四十九章 追捕,运家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主神世界。

    茫茫大山,四野葱绿。

    一群披甲骑马,仪仗齐整的人在一处山脚下脸色阴沉的看着大山。领的是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目光冷冽,神情淡漠,壮硕的身躯将身上的甲胄撑得高高鼓起,在他左右两边是两名小将,位置一左一右,甲胄一黑一白,一个拎着一把黝黑的长枪,另一个握着一把长戈。

    “百将,我们要继续追吗?”两小将之一,位于领左边的黑甲小将纵马上前,轻声问自家上司。中年人名秦,职位乃齐国百人将,他们这一次兴师动众而来,为的是缉捕一个胆大包天的异人!所谓异人,就是指的那些莫名出现,如天外来人,具备某些不可思议特质的人。也即是凡者。

    异人数量不少,但却没有自己的国家,很多异人在出现之初,都拜入了各大势力,或是某家学派,潜心修习学问,或是某个大人物的门客,享受荣华的同时为其出谋划策,又或争勇斗狠。十个异人里,至少有十个半都在为各大诸侯国,再或某家学派与组织而效力。

    异人是很有用的,至少他们的一些特质,很受人看重与羡慕。无论是百家还是诸侯朝堂,都十分善于利用异人的一些特质,来为自己谋取各类福利。

    “当然要追。”秦百人将咬了咬牙,啐了一口,“追上了,我们回去就是功臣,追不上,我们就有家不能回!要么做个孤魂野鬼的匪,要么就放弃一切,远离齐国,成为某个新诸侯国的士兵。”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成功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对方很显然是被我们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竟然敢跑进这里。恐怕是抱着让我们投鼠忌器的心思。”另一位白甲小将下马细细勘察了一番,“走不远,痕迹还很新。他连掩盖痕迹的时间都没有,又不管不顾的闯进了这里,说明他就在我们附近。我赌他不敢太过深入。”

    茫山可不是什么善地,反而是一处颇为有名的险恶之地。里面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危险,有毒物,也有野兽。敢进去茫山深处闯一闯还能全身而退的,要么是实力高的吓人,底牌多的吓人,要么就是命硬的吓人,处理危险的经验乃至格外熟悉这类环境的人。

    “也不怕死。”黑甲小将冷笑了一声。

    “被我们逼到绝路,行险一搏而已。何况对方敢进入这里,应该是有几分手段和底气的。我也大致清楚他的依仗是什么。”秦百人将哼了一声。

    “是异人的难缠吗?的确,如果不做准备,我们的确很难真正杀死一位异人,所能做的就是将他镇压锁缚,限制其自由。一些险恶之地,某诸侯国就曾出重资招揽过一些异人去探索,绘制地图鱼信息,乃至采集一些灵物。他们的确天然适应这种场合。”黑甲小将惊醒,想起了异人的信息和难缠。

    “异人和异人,也是有区别的。不死这种特性也不是绝对,至少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准备,那么依靠实力硬杀,多杀几次之后异人也是受不了的。虽然我们不明异人的特质如何而来,但如此强大的天赋不可能没有限制。更何况,异人的特质,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他掌握的知识和能力而有所变化的。”秦百人将令手下探路,勘察排除沿途可能有的陷阱,另一边出声为两个手下解释。“我说他有依仗,这个依仗并不是异人的特质,那只能保证他不快死,而不能保证他能安全走出茫山。我说的依仗,是他的学派!”

    “学派?”黑白甲胄两位小将讶异。

    “是天机还是观星?又或是卜家?”

    “不应该啊,如果是这几家,那我们怎么可能一直揪的住他?对方怕是早就利用手段戏耍了我们,在事事争先下掩盖下自己所有的踪迹了吧?怎么可能被我们逼到绝路?更何况这几家出山的在各诸侯国大都有情报备案啊。”

    “你们想多了,不是天机那几家。而是道家的分支运家。”秦百人将显然知道的情报要详细而多。

    “运家?那个每一个出山的子弟,要么像天地宠儿,要么像天地弃子的学派吗?”白甲小将倒抽了一口冷气。百家一手遮天,能搅动局势风云的虽然就那么十几家,但剩下的一些并不是没有能与其抗衡,乃至让人忌惮的。而其中挑几个出来的话,运家是肯定在里面的。

    运家运家,是一个讲究气运之道的学派,它善于用一些特别的方式为自己聚揽气运,使自己的气运异于常人,但后遗症也极为明显。具体的表现就在于天地的宠儿和弃子这两种状态之间。

    这个学派的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每一个子弟都像是幸运和倒霉的两面,有的运家子弟走路都能成富豪,乃至遇见贵人一朝冲天而起,有的运家子弟喝凉水都塞牙,甚至莫名遇到一些风波麻烦里身不由己。且这种状态在一个人身上可来回切换。

    天地宠儿的状态下,跟在这些运家子弟身边多多少少都能沾点光。

    天地弃子的状态下,那就倒霉了,一般情况下视其麻烦的大小,小麻烦无所谓,吃些亏而已。大麻烦的话,指不定就被拿来挡了枪,丢了命。

    “要是对方正处在运道之中,那他岂不是遇难化吉?茫山不一定拦得住对方吧?”黑甲小将显然是个多话的,想想自己脑海里有关运家的一些事迹,他心抽了一下。倒霉状态的运家子弟不可怕,平常状态的运家子弟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运道护身之下的运家子弟,那真的是,无话可说。

    “你们被运家子弟的事迹给镇住了。所谓的运道护身,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敌,否则运家也不至于遗憾于未能位列顶级百家了。你如果不了解它,就会觉得它很神秘,那种冥冥中的力量也很无敌,如果你了解它,就能明白,它并没想象的那么可怕。”秦百人将冷哼一声。

    “运家,是一个搜集气运的学派,在百家里很低调,甚至不少人都只是隐约听说过这个名字和一些事迹,对它本身却没多少了解。比起无人不知,被天下人放在眼皮底下细细观察和研究却依然强势的那些个顶尖百家学派来说,这个学派当得上默默无闻。

    但在朝堂,这个学派却是一直存在。它们是以‘运’为修炼体系的学派,任何聚有运的地方,必然会有其子弟的身影出现。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短暂的利用运,使自己运道在一定时间内变好。但这种好,是有限制和极限的,限制和极限在于,使用者搜集积累了多少的气运,而这些气运,又是否能填补你愿望的亏空。能,自然心想事成。不能,效果则会大幅度削减。

    且用气运来达成愿望这一手段,是运家高深的法门,气运消耗之巨极大,且据说愿望越大,前置条件和限制也就越多越大。倒是能庇护自身,使自己万法不侵,危险不入的气运之甲还算实用!

    不用担心他,如果他气运积累充足,也不可能被我们逼到这个地步。他至多也就如早期那般,在关键时刻利用气运给自己寻一条生路而已。更多的,他做不到。”

    ...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lingchenkanshu.com,手机站网址: m.lingchenkanshu.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