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龙楼宝殿 > 云海阴楼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不是自己亲手经历,这种事打死我也不会信,当时觉得不可思议就没敢和任何人说,这个秘密一直保存到今,至今我还能想起那个黑影人,他就站在我的不远的地方冲我们做了一个看不懂的手势,当时完全无解,现在终于有了答案,现在,我感觉心里凉飕飕的直冒冷风,难怪我感觉一直有人盯着我。

    这个世界神神道道的事多了,很多问题不是你绞尽脑汁就能想明白的,就像我现在的处境。

    就在我有点出神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周围的气氛突然变了,空气中飘来一股烧焦的味道,就在我忙着想瞅瞅是不是什么地方着火了的时候,只听大祭司小声说道:“时间到,咱们走!”

    这说变就变吗?我的脑袋有点没转过弯了,急忙问道:“去哪?”

    这个女人有点不近人情,太没礼貌了,没回答我也就算了,连个正眼都没有,在我问话的时候,已经陶立夫率先走开了,这鬼地方我也不愿意多呆,便大步流星的跟了上去,看阵势肯定去的不是好地方。

    三人一路无语,走的飞快,一路所见全没一点生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周围看不到任何东西,初了黑色就是黑色,连绿色的影子都没有,地面上的土壤是黑色的,天空是灰沉沉的,似乎有点阴,抬头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云,这些云也没有闲着,似乎也在随着我们一起动,应该是巧合才对,云层流动的方向竟然和我们行走的方向一致。

    走了不大会功夫,我突然些这些云大有越聚越多的意思,前后也就十几分的时间,蓝色的天再也看不到了,云层越来越厚实,压的越来越低,感觉有点呼吸困难,远远的看着,所以的云层很像一列列排列整齐的马车对,正在我们头顶上空疾驰而过。

    奇怪的是我们的周围并没有风,这些云动的哪门子。

    沿路没有说话,显得就更压抑了,那种令人不安气氛越来越重,我有几次试着和那个女人问过,人家照样不理我,我又问了陶立夫,老家伙也是板着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想和他们两人肩并肩的走在一起,奈何两人风风火火的走的飞快,我这身子板竟然撵不上,所以我只能也走快了防止跟丢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了,我突然感觉天空上的云在流动的时候竟然带着声音,声音不没有敲锣打鼓那么响,但却听的真真切切的,和我们来前在路上听的那只车马轱辘声基本没区别,这次的动静更大了,不是跟在我们身后了,而是在头顶上空,动静如滚滚的雷声。

    动静一直持续快半个小时后才隐隐褪去,黑色的地和灰色的天,天地之间出现了一条线,不知道是不是我看的时间长了眼睛有点疲劳,出现了幻觉,我突然看到就在那条线上出现了一片建筑群,那些建筑有灰色的,还有绿色和红色的,高低错落,风格怪异。

    肯定是莫非是海市蜃楼,不然这里那来的这么高大的建筑,要知道这些建筑比我们老家的楼房都要高很多,上面已经隐隐的和云层连到了一起。

    没想到竟然能这么近的距离看到海市蜃楼,而且看样子陶立夫和大祭司还在往哪个方向走,这两个家伙是要干什么,该不会真的以为海市蜃楼还能住人吧?

    一路上我是怎么想的,心里大多是好奇,因为我也想更近距离的看看海市蜃楼,不一定那天见着大嘴了好和他吹嘘一番,想着想着就来了精神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建筑群,生怕它们突然消失了。

    前方的建筑群越来越近,看起来非常的壮观,犹如一座座顶着天地的皇宫,琉檐飞倾,错落有致,但看着看着我突然有点迈不动腿了。

    因为我忽然现变天了,周围到处是飞舞的纸灰,透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那些形似车马队列的云层竟然全部汇聚在那些楼宇的上空,然后像被吸住了一样,始终盘绕在原地。

    离的越近看的越清楚,在我们离海市蜃楼不到半里地的时候,我现这些花花绿绿的建筑物根本不是什么海市蜃楼,而是阴楼才对,朱红色的院墙,高大的门楼,金色的屋顶这些像极了烧给死人的纸活。

    一想到前方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和死人沾边了,我的心里就有点虚了头皮麻,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竖起来了,果断了停了下来,这时候也顾不得男尊女卑敬老爱幼了,冲着陶立夫和那个女人喊道:“你们不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那我就不往前走了。”

    果然有戏,陶立夫和哪位大祭司听到我语气中带着威胁,双双停住,然后两人交头接耳的合计了半分钟,这时候陶立夫回头说道:“果真?不后悔?”

    我双手叉腰,一边闲心一边暗骂陶立夫这是话里有话啊,所以就略作思考,说道:“既然咱们是三方合作,总的坦诚点吧,就算你们要把我卖掉,总的告诉我这主家是谁才对,所以你们决意不说个所以然,那咱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之后,我就干干脆脆的找了片略微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斜眼瞅着陶立夫和大祭司,心道你们就算盘算出个玉皇大帝,都这时候了不告诉我实情,想让我卖命没门。

    “小子你就不担心老夫用强?”陶立夫话音刚落,可能是看见我干脆就原地躺下了,便立马换了副口气说道:“那老夫要是告诉你古弈就在里面呢?”

    “放屁。”我感觉唾沫星子都飞出两米远了,猛的坐起来指着陶立夫说道:“你这两百岁都活到狗身上了吧,这种幼稚的话也能说出来,哄哄三岁的顽童也就算了,想再让我想象你等着瞧吧。”

    陶立夫还想说什么,就被大祭司轻微的咳嗽声打断了,一直当听众的大祭司终于肯开口说道:“我给他作证,那丫头确实在里面,而且还是我安排人送到这里的,你看到的这些建筑是云海阴楼,至于什么来头几句话肯定说不清楚,但既然来了不进去看看,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咱们何不赌一赌,万一赢了可是皆大欢喜的事。”

    还是这女人说话好使,声音也听着舒服,其实我知道现在的时间应该非常紧迫了,再不能耽误下去了,至于古弈在不在里面,这个我只能半信,但老子现在就光杆司令一下,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索性我也不去考虑哪些不着边的事了,先点头示意,然后说道:“那就怎么着吧,但愿这信任是最后一次。”

    大祭司冲我微微点点说道:“好!”

    事情商拓之后,三人再没犹豫便朝着半里外的阴楼走去,我也是心里赌气,暗道老子也不是好惹的,曾经也是死出来的主。

    阴楼离我们越来越近,到了跟前才现庐山的真面目,这些壮观的建筑竟然没有实体,类似于影像一样的东西很虚幻,高大的墙壁上透着一股阴冷的寒气,陶立夫见我想用手去摸,第一时间飞的挡住了我身前,然后说道:“小子找死!”

    原来阴楼是有通道的,是一个类似城门的东西,只不过这城门太过高大,已经看不到顶了,这时候看的出来陶立夫和大祭司都有点激动,甚至到了失态的地步,尤其是大祭司站在城门前先是呆,后是身体轻颤,然后好像拿定了注意,前一步迈了进去,我不知道陶立夫为什么要抓着我的一只胳膊,反正就是迷迷糊糊的被人拉着向前走去。

    第一时间我感觉进入了一间万年不化的冰窖,冻的直哆嗦,然后眼前突然黄灿灿一片,眼睛就有点睁不开了。

    ...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lingchenkanshu.com,手机站网址: m.lingchenkanshu.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