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凭君与我指前程

作者:江鱼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玄在扶乩所用的沙盘前坐下,伸出右手,握住了木笔的一个柄。他立刻就发觉,这木笔不是以常用的桃木或柳木制成的,而是由柏木所制。小和尚也在张玄对面坐下,伸手握住了另一个柄,双方开始扶乩。

    武当山里有个道士,曾经在元明交替、生活困顿之时,以各种戏法骗钱活命。他教过张玄一些江湖骗子常用的把戏,其中就包括这扶乩之术。张玄知道,扶乩的鸾生必须具备两个能力:一是两手能倒着在沙盘上写字;而是要有手劲,可以巧妙地控制对方在乩盘上写出的字迹。很多人在扶乩时,觉得木笔自己在行动,就是被江湖骗子的假把戏骗住了。有不少邪教也会采用这种方式来发展信徒。

    张玄身为武当弟子,每日修习道法、拳剑不辍,手劲自不用说。但他的手一握上木棍,立刻就感觉到了木棍内部传来的强大力量。这股力量与前辈教他扶乩时的力道完全不同——这个小和尚的扶乩不是假把式!

    张玄用力去扭动木笔,可木笔纹丝不动。张玄不断加力,手臂青筋暴起,可他不管加多少力,用出的力气都宛如石沉大海,毫无作用。木笔就这样僵在了沙盘上,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张玄看了看对面的小和尚,发现那小和尚根本就没有用力,是真的放任木笔自己行动!

    就是说,只要解决了这个灵物......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拿出符箓来作法,那就只能......

    张玄抬头眺望远处的武当县真武庙,闭上双眼,低声颂念:“混元六天北极玄天上帝荡魔大天尊......”

    这十五个字,是真武大帝的圣号!

    荡魔天尊最擅降妖除魔,区区山间精灵,怎能抗拒真武大帝的威严!

    张玄立刻感觉到了木笔的松动,赶快在沙盘上写起字来。

    扶乩所写的判词都是一些事先准备好的诗句,在扶乩时见机行事,让人们产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不可能写出这种诗句,而且与我们所问的问题都能对上,一定是有神仙,不会有假”的念头来。

    但张玄是为警示这灵物而来,让它不要以这种泄露天机的方法来骗取香火。于是笔随心动,在沙盘上留下一幅纵任奔逸的草书:

    仙佛圣贤只此心

    何须泥塑与装金

    世间点烛烧香者

    笑倒慈悲观世音

    张玄判词写毕,站起身来。这次木笔在沙盘上僵持了好久都没有动,旁观的群众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小师父,这几句判词是什么意思啊,您快解释一下吧!”

    张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冷笑,紧紧盯着小和尚的眼睛。他若是敢歪曲这判词的意思,张玄就直接扣人报官,让本地的亲民官来教这小和尚做人。

    小和尚也站起身来,双掌合十,先将张玄的判词一字不差地念完,而后颂了一声佛号,解释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菩萨的判词是在点化我等凡人,只要各位心中有佛,即可所见皆佛,不需要给寺庙捐那些香火钱,更不须拜那些土像木偶。贫僧得此点化,已经不准备给菩萨重塑金身了,这就回去诵经礼佛!”

    围观群众见小和尚已经要走了,思考着小和尚所说的话,纷纷散去。张玄却站在原地没动,抄着手看着小和尚,他觉得对方好像有话要对自己说。

    小和尚果然开口了:“这位道长,请留步。”

    张玄也不奇怪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道士的——自己借用了真武大帝的威名来震慑精灵,已经表明了自己是北帝太玄道士。于是张玄略一拱手,算是见礼:“在下张玄,乃是武当门下。不知小师父您是......”

    小和尚双手合十:“小僧心缘,乃是北平府嘉福寺门下。今奉师命,为点化这柏木精怪而来。”说着,心缘举起那柏木笔:“敝寺毗卢阁殿门西,有一棵辽时所植的古柏。因殿内有一尊专管事业的‘不空事业佛’,被人们取名为‘事事如意柏’。由于数百年来长受香火,不仅开了灵智,还有了修为。近日她化形之后,为了增加修为,开始各处扶乩,骗取民众的香火,借信众的愿力修行。师父就命小僧带她出来,说在武当山附近会有一位有缘的道长助我点化她。这就是她的元神所居之处。“

    张玄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师兄说会有两个客人来......不过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师父您刚才说是为重塑菩萨金身而来,不就犯了这‘不妄语戒’了?”

    小和尚摇头道:“张道长有所不知,小僧临行前与她约定,将小僧的皮囊暂借与她。若是有人能够点化她,则她以后不得再做那等不道之事;若没人能点化她,我的皮囊就送与她了。刚才道长借真武大帝之力,以力慑之、以理服之,将她点化之后,小僧才回到这皮囊之中,因此不算破戒。”

    张玄钦佩道:“看来您已经看破了,能将自己躯壳轻易丢弃的人可不多见......为了点化众生做到如此地步,与当年释迦割肉喂鹰之举有何不同?”

    心缘再次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张道长谬赞了。小僧已经外出多日,还要赶回寺内复师尊之命,就先告辞了。家师说道长与我有缘,理应再会......”

    张玄目送心缘远去,回身抱歉地看着胡梓:“对不起,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这么一折腾,庙会都快结束了......我欠你一场庙会,有机会一定补给你!”

    胡梓露齿一笑,表示理解:“这本来就是你的责任,有什么好道歉的......不过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一下!”

    张玄忙不迭地答应着,赶快去买了两个糖人回来,递了一个给胡梓:“来,尝尝这个!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吃。有次庙会我生病了,在床上起不来,还是哭着喊着要吃糖人,还是师兄用缩地法来县里给我买的。当时我还想着,以后要下功夫去练缩地成寸,以后有庙会的时候好能快点吃到糖人......”

    胡梓“噗嗤”一笑:“没想到呼风唤雨的张玄道长也有这么丢人的时候啊......”

    两人边走边吃,路过真武庙的时候,胡梓忽然问道:“来逛庙会,是不是都要进到寺庙里去祈愿?”

    张玄一怔:“大多数人都是的,但我是道士,经常要祈福,今天就不去了吧......”

    胡梓拽住张玄的胳膊:“不嘛,你陪人家去嘛——”

    张玄没法,只得跟着胡梓进了真武庙,向真武大帝跪拜许愿。

    张玄轻车熟路,很快就祷告完毕,于是转身去看在他右边的胡梓。

    一向调皮灵动的胡梓此时此时安静得像一尊汉白玉精雕而成的雕像,双眸微闭,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构成了一幅静谧美好的画卷。

    张玄忽然觉得,如果时间就这么停止了,倒也不错......

    少女祈祷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