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0章 滴血认亲

作者:节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咬了咬牙,兰黛下定决心:“好,不过要在皇宫里的祠堂进行,这样显得庄重一点。”

    “好。”见她答应了下来,北堂亦歌有些疑惑,又说,“全程我要亲自看着。”

    “没问题,那你现在可以喝粥了吧?免得到时候晕倒。”

    “嗯。”北堂亦歌点了点头,他心情沉重,舀了一口粥送到唇边,还是放了下去,“罢了,现在就去祠堂吧。”

    “给我点时间,一刻钟的时间就好!”兰黛牵着慕容锐和慕容墨的胳膊走到了内殿。

    两个人端坐在椅子上,兰黛则焦急地走来走去。

    “你说,到时候如果我们的血不相溶怎么办?”兰黛心急如焚,拼命地想着有什么办法能让两滴血相溶的办法。

    “既然你们是亲兄妹,你担心什么?”慕容锐不以为然地说着。

    慕容墨啧了一声,他翘着二郎腿,看着如热锅蚂蚁一样走来走去的兰黛说:“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两个的血有可能会不相溶?”

    “解释什么?他也听不懂,就知道惹祸。”说着,兰黛朝慕容锐翻过去一个白眼,“如果我们的血不相溶,那就完蛋了,你知不知道?北堂亦歌现在有了轻微的疯癫之症,到时候一冲动,不知道会下什么决定!”

    “自从慕容墨来了之后,南夏的兵力已经不再如从前了。”

    “是吗?你的意思是士兵们变得像草包一样?一击就退?要是康齐羽在就好了!”兰黛几乎快要抓狂,如果康齐羽在,说不定就能治好北堂亦歌的疯癫症。

    “慕容墨的领兵能力很好,原来我们的士兵不是武功差,而是不会团队合作,作战方针不好,自从慕容墨来了之后,经常被侵略的边区收复了。”

    兰黛惊讶地看向慕容墨:“真的?”

    “当然,可别小看了我。”

    “最好最后一手准备当然是好的,只是……北堂亦歌对我那么好……”

    “他那一天想挥剑砍你。”慕容墨小声提醒道。

    “齐羽说他那是得了疯癫之症,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治好他的病,慕容墨,康齐羽现在有没有什么进展?”

    “不是……你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滴血认亲的事情。”

    “他们本身就是亲兄妹,血液能相溶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要烦恼?”慕容锐仍不明所以。

    兰黛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他自然不会懂‘科学’二字。

    “你不相信他们的血有可能不相溶?那黛儿,我们的血来试试。”说着,慕容墨就端来了一杯清水,放在她的面前。

    兰黛犹豫了片刻,看着如此淡定的慕容锐,也得让他好好地紧张一下才行了,因此便拿过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用刀尖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下去,紧接着,慕容墨的血也滴了下去。

    随着悦耳的滴水声,慕容锐站起来,拿出手帕将兰黛的手指轻轻包裹起来:“笨蛋,用针就好了。”

    “这不是怕你看不清楚嘛。”兰黛冲他淡淡一笑,接着去看碗里。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们两个人的血缓缓地溶在了一起。

    慕容锐眯起眼睛,不敢相信地说:“怎么可能?你们……”

    “对啊,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血还是相溶了,说明滴血认亲根本就是屁话。”兰黛按住被手帕包住的手指,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所以,万一真这么倒霉,即使我真的是他妹妹,血液却仍不相溶,该怎么办?”

    “到时候就告诉他,滴血认亲其实也没用,不过如果能相溶就更好了,因为他们更相信这个。”慕容墨说道。

    “也是。”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敲门声:“皇后娘娘,皇上,南夏皇帝问你们好了没有。”

    “好了,马上出来。”兰黛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

    前进是地狱,后退也是地狱,死就死了!

    众人来到祠堂。

    北堂亦歌脸色沉重,紧紧攥起的拳头藏在广袖之内,他又紧张又担心,薄唇紧紧地抿着,心脏狂乱地跳个不停。

    兰黛的手被慕容锐裹着,看着她紧张得流了汗,慕容锐伏在她耳边低声道:“别担心,一切都有我给你扛着。”

    听了他的话,兰黛点了点头,一股暖流涌上眼眶,她咬着下唇,走到祠堂的画像前。

    “黛儿,给你。”北堂亦歌拿出一条白色的宽边绣凤凰的带子递给她。

    “这是什么?”

    “你不是晕血吗?蒙上这个就好了。”北堂亦歌语气酸楚,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兰黛变成这样,就算真的是亲兄妹又怎么样?只要兰黛不来南夏,就不会知道这种事情……

    北堂亦歌第一次这么害怕,比第一次在父皇面前背书还要紧张,他害怕那种明明不可能的结果,害怕真像兰黛说的那样,他们是亲兄妹,到那时,该以什么表情面对?

    明明是最爱的人啊!

    “皇上?”正当他们沉默时,皇后却悄然无息地来到了他们身边。

    自从宫里传来皇后自杀的消息后,兰黛就再没有见过皇后,大约是在宫里静心养病,反正这一病,慕容锐对皇后仅剩的好感也全部消失。

    现在,皇后出现在祠堂,着一身素衣,面色憔悴了许多。

    “皇后,你怎么在这里?”见到皇后,慕容锐的脸上出现一丝不悦的神色。

    “参见北祈皇帝,回皇上的话,臣妾近来都在祠堂里为皇上和太后诵经念佛。”皇后静静地看着他,“皇上在这里做什么?”

    “没做什么。”慕容锐别过头去,“你们出去吧。”

    皇后表情黯然,看了一眼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小宫女,转身走了出去,那小宫女却留在了祠堂内。

    “你去拿一杯清水,和两根银针来。”慕容墨指使着那小宫女说道。

    “是。”小宫女转身走了出去。

    兰黛看向北堂亦歌,神情复杂:“北堂亦歌,你到现在仍不信我?”

    “黛儿,我不是不信你,是不信命,我不相信老天会这么捉弄我。黛儿,你明知道我爱你!你明知道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为什么你还要告诉我?”

    看着北堂亦歌满是水光的眼眸,他的剑眉狠狠地皱在一起,她既悲痛又难堪:“可我们本身就是亲兄妹啊。”

    北堂亦歌却生硬地别过脸,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是不是,要等到滴血认亲了之后再说。”

    太固执了,兰黛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过多久,小宫女就端来了一杯清水,和两根放在绒布上的银针,放在了他们面前。

    兰黛硬着头皮拿过银针,刺破了自己的皮肤,滴了一滴血,北堂亦歌同样缓慢地操作。

    在这过程中,慕容锐一直紧紧地握着兰黛的手,他就像个动力源头,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动力输给兰黛。

    两滴血被滴在了碗里。

    相溶,拜托了,相溶!兰黛在心里无声地呐喊着。

    慕容墨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那两滴血像是滴在了地上,彼此不理,也不向对方靠近一步,界限分明得让人想死。

    “黛儿,我们不是亲兄妹。”北堂亦歌平静的语气下,是掩藏不住的狂喜。

    “不,这办法根本没用!我们是亲兄妹!”见老天这么不帮她,兰黛一咬牙,将慕容墨的血也滴在了里面,“你看!慕容墨的血可以和我的血相溶!”

    但北堂亦歌已经不愿再去看,他摇了摇头,一把抱住兰黛:“黛儿,我们不是亲兄妹,你不要再找借口了,跟我回北祈去吧!”

    兰黛被他紧紧地禁锢着,险些无法呼吸。

    旋即,一双大手将她从北堂亦歌的怀抱里救了出来,兰黛被扯在了慕容锐身边,被他紧紧箍着肩膀:“北堂亦歌,她是我的女人。”

    北堂亦歌眯起眼睛,好看的眉眼此时变得暴戾起来:“你别忘了,她现在的身份是北祈皇后,你休想抢走她。”

    “我不仅要抢走她,还这么做了。”慕容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你能拿我怎么样?”

    北堂亦歌抽出剑来,他满是戾气的表情让兰黛感觉到大事不妙。

    “亦歌,你不要冲动,你身上还有伤,不要冲动好不好?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谈。”

    “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我们要靠武力解决。”北堂亦歌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

    “说得没错。”慕容锐玩味地笑了笑,“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就算死,也不能让你把黛儿抢走。”

    “好,当着老祖宗的面,你们打吧。”慕容墨在一旁怂恿道。

    慕容锐抬头看了一眼老祖宗的画像,眼眸深邃。

    到现在这一步,应该也是预料之中的,即使北堂亦歌起兵攻打南夏,应也是情有可原。正如他所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

    但还未等他从老祖宗的画像中回过神来,北堂亦歌的长剑就已经刺了过来,兰黛大喊了一声小心,慕容锐先做的不是防御,而竟是将她推开。

    随后他灵活地躲了过去,与北堂亦歌打在一起。

    兰黛被他推到一旁,还未站定,就被慕容墨拉到了一旁的阴影处坐下乘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