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5章 回村

作者:司小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以为,也只是他以为。()[./>    当韩朝露举起扫帚,第一个挥向他的时候,鲁大海就知道自己跟她不可能复婚了。

    她的心里,前男友要比他这个前夫重要。

    “宇博,以后找媳妇,一定要真诚,不要像我一样,为了钱而……”

    说到这里,鲁大海言已尽,不给邵宇博再次抓住他胳膊的机会,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忙着报社里的工作。

    见状,邵宇博知道,他是心灰意冷。

    就像自己曾经与赵晓晴的那场婚姻一样,一个人不坦诚,一个人忍受之后爆发,不可能再和好了。

    离开鲁大海所在的报社,邵宇博坐在自己的新车内,仰望天空,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样帮助韩朝露。

    他觉得,如果能够帮助此时,如同赵晓晴当初一样的韩朝露,就能够将他从过去的失败婚姻里得到救赎。

    这样,他就不再畏惧婚姻,能够顺利地在下个月,同吴瑕领证了。

    因为一次失败的婚姻,他的心上留了一道疤,所以对于婚姻多少是畏惧的。

    即便是没有婚礼的婚姻,他也不敢轻易地去触碰。

    只是,他对于吴瑕的爱之深,又让他渴望同她结婚。

    矛盾的心理,撕扯着他的理智。

    混乱的心情,让邵宇博心情烦躁。

    就在他双手抱头,抓着头顶本就不长的发丝时,他的手机响起了急促的铃声。

    他犹豫之中,迟迟没有接起电话。

    那铃声,似催命一样,不断地响着。

    邵宇博听着手机聒噪的铃声,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烦躁。

    举起手中的手机,想要甩出车窗外。

    但是,在举起手机的一瞬间,他心底的戾气,淡化了不少。

    收回扔手机的动作,点开屏幕,看到一串陌生的号码。

    见电话那边的人,锲而不舍地拨打他的电话,邵宇博只好接了起来。

    接起电话之后,那边粗糙的男声,吐字如飞地说道:“小博,你干什么才接电话。今年土地重新规划了,你一会儿回村里一趟。”

    给邵宇博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郑之岚的爹,郑村长。

    郑村长也不管邵宇博听没听清,自说自话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既不给邵宇博问具体怎么回事的时间,也不给邵宇博问什么时候结束的机会。

    他拿起电话,给郑村长回拨过去,却发现电话那边在通话。

    等了一会儿之后,邵宇博又拨去电话。

    郑村长的电话,还是在通话中。

    想了想,邵宇博发现自己现在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如直接回村里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几个小时的车程之后,邵宇博来到村里。

    他刚把车停到村口,就遇到了似乎早已等在那里的邵宇安。

    “哥,你不是嫌弃这里么?怎么舍得回来了?哦~是因为土地重新规划的事儿吧?你就别想了,刚才郑村长已经答应我了,要把你的地都划到我的名下。”

    邵宇博站在自己的车门边,听着自己的弟弟阴阳怪气,莫名其妙地说着一堆奇怪的话。

    虽然邵宇博不怎么懂法,但是属于他的土地,怎么可能在不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归属于邵宇安呢?

    邵宇博觉得自己的弟弟,八成是想钱想疯了,故意来这儿说那些话刺激自己,不让自己去找郑村长,过问土地重新规划的事儿。

    如果他没能回来……

    或许因为某种原因,邵宇安的话,真的能够成真。

    可是,他现在回来了。

    邵宇博将自己的车锁好,连个眼皮子都没对邵宇安翻一下,就大步地走到了村委会。

    在他走进村委会的一刻,郑村长就知道他进来了。

    但是,郑村长只看报纸,也不理他,就像没看见他似的。

    邵宇博心情本就不好,没有平时的好脾气,于是根本不给郑村长的面子,直接拿走了郑村长手上的报纸,问他关于土地规划的事情。

    “小博啊,你来晚了。刚才我跟你说完,你也没说今天能不能回来就把电话挂断了。我以为你现在发大财了,根本不屑于家里的那几亩薄田,所以我就帮着你改到了你弟弟的名下。”

    还真有这操作?

    肯定是犯法的!

    自从认识了陈律师,邵宇博做什么事儿之前,都会想到法律。

    而他也知道,郑村长为什么会这样做。

    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的儿子现在有了牢狱之灾。

    虽然郑之岚只是被拘留调查,但是在村里人的眼中,进了拘留所就等同于进了大牢,都会受到村里人的指指点点。

    邵宇博不常回村里,又几乎跟家里人断了联系,所以他并不在意这些。

    可是,他不在意,并不代表郑之岚不在意啊。

    郑之岚不仅在意,还十分恼火邵宇博,把u盘交给警方的行为。

    所以,他就让人给他爹郑村长带话,只要有关邵宇博的事情,一定不能让邵宇博顺心了。

    说来也巧,郑之岚的话刚传给郑村长,上面就下了新文件。

    也就有了此刻这一幕,郑村长不问邵宇博的意愿,直接把属于邵宇博的土地,划分到了邵宇安的名下。

    属于自己的东西,成了别人的,即便那人是邵宇安,他的亲弟弟,邵宇博也是不会退让的。

    自己的东西,凭什么要给别人?

    更何况,连他都不问上一句。

    不问自取视为偷!

    郑村长这样的行为,就是帮着邵宇安偷他的东西。

    如果是许久之前,还没有跟赵晓晴离婚的他,或许会懦弱的忍下了。

    可是今非昔比,他早已不是曾经的邵宇博。

    不跟郑村长废话,邵宇博直接拨通了,正从外地往县城里走的陈律师的电话号码,简单地把事情跟陈律师说明了一番,便得到了可以告郑村长的答复。

    虽然邵宇博很想给小人得志的郑村长一顿拳脚,但是现在能够用法律的武器给他颜色,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呢。

    于是,邵宇博在村委会找了一些,能够证明郑村长做过手脚的证据,留下一句“法庭见”,就回了县城。

    手机端阅读:m. 更多更好资源。。。。</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