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7章 太阳害羞了

作者:司小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推门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邵宇博心中的高岭之花——吴瑕。【】ΨwΨ。>    见自己等的人进来了,陈霏开始上演一个人的独角戏。

    先是自说自话的道歉,接着开始把她自己撕开的衣服,一点点地再穿好。

    吴瑕从始至终都冷眼站在门口,观看着陈霏的演出。

    待陈霏的衣服整理好之后,吴瑕不仅没有转身就走,反而走了进来,站在邵宇博的身边,与陈霏对视着。

    见自己的戏都演完了,自己特意请来的观众却没有被气走,实在是让陈霏失望。

    失望之后,陈霏觉得是自己的演绎不到位,于是打算重整旗鼓,再来秀一次演技。

    “小瑕,我知道我……”

    然而,她带着哭腔的表演还没发挥到极致,程静就到了。

    见自己的女儿,站在邵宇博与吴瑕的面前,又哭又笑的,她心中无比的痛。

    子不教父之过,女不善母之错。

    程静一直忙着警队里的事儿,很少能够顾得上陈霏的教育问题,她很自责。

    进了屋,只打了个招呼,便拉着陈霏往外走。

    其实,陈霏的演技还是挺高超的,若是程静不进来,吴瑕差一点儿就信了她跟邵宇博真的有些什么。

    怎么说,之前邵宇博跟陈霏在床上的照片,她就收到了不少张。

    穿衣服的,没穿衣服的,全都亲密地贴在一起。

    那些照片,就像是印在了吴瑕的脑子里了,只要陈霏稍稍地一提,她就开始动摇了自己。

    “小瑕,真是对不起,你跟宇博好好聊聊吧。别误会,是我姑娘来闹事的。”

    因为事关自己的女儿,平日里冷静的程静,此刻一点儿也冷静不起来。

    所以,程静在对吴瑕说话的时候,也是有些混乱的。

    作为当事人,却一直站在一旁旁观的邵宇博,在程静走之前,对她说道:“程姐,我希望你能够好好注意一下,你女儿的心理健康问题。”

    这句话不是他故意重伤陈霏,而是他在之前陈霏的举动中,发现她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像是长期得不到父母关爱,而心里出现了某些变异。

    说得更准确些,邵宇博觉得陈霏之所以这样不择手段地缠着他,是因为她的心理有疾病。

    由于认识邵宇博很久了,程静知道他说的话是真心实意的正经好话。

    “行,我一会儿就带她去看看。”

    说着,程静就带着陈霏走了。

    陈霏想要反抗,奈何程静的武力值太高,她只能一声声地喊:“妈妈,你松手,我自己会走。”

    “我一松手,你就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还是抓着你吧。”

    邵宇博听到程静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带着陈霏已经走出了办公区。

    仔细听了听,没有了那母女两人的声音了,邵宇博才贴近吴瑕。

    想要牵起她的手,跟她说些贴心的情话,奈何吴瑕现在还沉浸在刚才,陈霏那衣衫不整的画面上。

    尽管程静的到来,以及她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都已经让吴瑕很清楚真相。

    邵宇博并没有做什么,很多都是陈霏刻意做出来。

    但是,知道归知道,女人对于入侵者的出现,本能地有一种排斥心理。

    如果是之前那种朦胧的关系,吴瑕也就小小吃一点醋。

    但是,他们现在是情侣的关系,而且是即将结为连理的亲密。

    哪怕一点点的瑕疵,她也是忍受不了的。

    不是吴瑕作,而是她爱他入骨,害怕失去他。

    “你爱我,还是爱她?”

    吴瑕隐忍了半晌,忍不下去,终是开口,问向了邵宇博。

    突如其来的被吴瑕这样问,邵宇博并没有卡壳,甚至连个思维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回答道:“我爱你!只爱你一个!”

    见邵宇博回答得这样痛快,吴瑕终于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她有种穿过冬与春的交界,来到夏天的感觉。

    万物都有了希望的颜色,变得美丽而绰约。

    “算你识相!”吴瑕甜甜地笑着,用指尖点了点邵宇博高挺的鼻尖儿,俏皮的模样,煞是可爱。

    受到自己喜欢人的夸奖,邵宇博心里美滋滋的。

    就是那因为陈霏到来,而变得铁青的双颊,也渐渐地散发着暖人的柔光。

    “小瑕,朝露姐听说咱们要结婚的事儿了,她说她会帮咱们在姥姥面前说好话的。”

    在邵宇博说完这句话之后,吴瑕的脸上甜蜜的笑容更甚。

    似乎刚才的那些不愉快的画面,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两个人窝在办公室的床上,做着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

    窗外那灿烂而明亮的太阳,好像一个受到恩爱攻击的单身狗一般,尴尬地躲在了云彩后面,不敢露出丝毫的头脸来。

    就连它往日骄傲的光芒,此刻也因为怕看到羞人的画面,而敛起了往日那耀眼的光熏。

    “邵大哥,朝露……”

    吴瑕后面的姐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邵宇博出声给打断了。

    他惩罚似的,轻轻地咬了咬,吴瑕玲珑的小耳朵,“还叫我邵大哥,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之前他们已经约定好了彼此的昵称,情哥哥爱妹妹的,亲昵的不得了。

    现在她又叫回了以往的称呼,这让邵宇博有些不高兴,就像自己好不容易修炼出人性,却一招又被打回了原型一般。

    “啊~好痒~邵哥哥,哥哥~”

    吴瑕不停地躲闪着邵宇博的袭击,但是他怎么会轻易就这样放过惩罚她的机会呢?

    于是,两人闹作一团。

    “叫老公!”

    听到邵宇博让她这样叫,吴瑕羞涩地咬着自己的唇瓣儿,踟蹰着,到底要不要叫出口。

    作为一个有过一段婚姻的男人,邵宇博多少还是能够摸得清,此时吴瑕的心里状态的。

    一边咬着她小巧的耳朵,一边挠着她腋下的痒痒。

    几乎笑脱力的吴瑕,认命地怂在邵宇博的怀中,一声声地叫着邵宇博“老公~”。

    那娇媚的声音,似一根痒人的羽毛,勾得邵宇博全身火热。

    “老婆,咱们明天去领证吧?”

    原本是打算下个月去领证的,可是经过今天的事情,邵宇博觉得还是把关系合法化了,心里踏实。

    手机端阅读:m. 更多更好资源。。。。</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