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95哥,人人都想挖你墙角啊

作者:秋如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隔日。

    李悦薇起得很早,继续给父亲做好吃的点心馍馍。

    一早,就有人按门铃儿。

    门一开,竟然是个有点意想不到的人。

    “袁大哥,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啊?”

    李悦薇记得很清楚,她并没有给袁辉说过他们在此有公寓住宿。

    袁辉其实也是一脸惊奇,说他是奉了李营的命令,前来接他们姐弟两去基地参加军属联谊活动。

    “还有联谊活动?这要准备什么?我只做了一些吃的。”

    李悦薇有些措手不及,心想会不会还要唱歌跳舞什么的,她这方面可没什么经验。

    袁辉一边瞅着屋里的陈设,一边说,“不用不用,什么都不用准备。这联谊活动,是我们大头兵感谢你们军属的支持和辛苦,给你们表演,慰问你们的。小薇,这房子租金不便宜吧?”

    李悦薇一边收拾起东西,一边随口说了下自己知道的行情,并没有说这是某人为帮忙自己给半推半送的房子。

    袁辉在李乐的带领下,绕着屋子转了一大圈儿,顺带又借机套话儿。虽然还不知是屠勋的手笔,也知道这房子是李悦薇考上状元后,赞助商给的奖品之一,心头更是佩服小姑娘的勤奋好学。

    很快,李悦薇收拾好了东西,三人一起下了楼,开车离开。

    没想到,他们前脚刚走,后脚许文丰的车就赶到了,一摁门铃来开门的是正准备离开的方婶儿。

    方婶儿忙道,“小丰,你怎么不早点儿来啊,小薇他们都被一漂亮小兵哥哥接走了。说是要去部队上开什么军属联谊会,都走了好大一会儿了。”

    “小兵哥哥?那谁啊?”

    谁这么可恶,竟然敢半路截他许爷爷的胡儿,让他知道一定让丫的喝上三壶儿。

    “我听小薇和小乐都叫他袁大哥。貌似,还是部队里不小的一个官儿。”

    方婶说着,神色多了几分凝重,“对了,屠先生今天没来吗?”

    “原来是袁辉那臭小子。”

    许文丰郁闷得,只能打道回府。路上将情况告诉了屠勋,屠勋听后,也是一阵沉吟了。

    “哥啊,袁辉那小子是存心要截咱们的胡啊!你看,现在怎么着?我怕再这样子下去,袁家就要捷足先登了。要真到这时候,你可怎么办?”

    “我听方婶儿说,小嫂子昨天到今天一早,都忙着做好吃的。这全都便宜给袁辉那小子了!”

    “我就知道,这小子居心不良,从之前在游泳池划水开始,他就瞄上我嫂子了。”

    “不行,我得给小乐打个电话,让他警醒着点儿,把他姐给看好,别让些不长眼儿的小兵仔子给哄骗了。”

    屠勋突然道,“你先回去安抚姨妈和我奶奶。”

    “哎,哥,你到底咋想的?难不成,咱们今儿的聚会就这么黄了?”

    “没这么容易。”

    屠勋冷冷地吐出这五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即对阿望道,“备车,去部队。”

    阿望有些为难地看着这日的行程表,“boss,一会儿的会议……”

    “延后。”

    屠勋起身,拿起外套穿上,就大步往外走。

    ……

    那个时候,许文丰愁眉苦脸往回赶,路上还接了个母亲的电话。

    “小子,人接到了吗?接到了,就快点送家里来。我和你屠奶奶都等着呢!”

    电话里,就听到两个老人家欢欢喜喜的笑声,还有锅碗瓢盆的叮咚响,显然这女人们也正忙着做好吃的。

    许文丰纠结了好几秒,终于说了实话。

    华霜听了,声音就沉了下去,“昨晚我让你打电话,你就没打是不是?你是不是存心想让你屠奶奶和我空欢喜一场啊?我说你这个臭小子,最近是不是没好好练练,皮在痒啊?”

    女英雄的气势一下子从电话里喷出,吓得许文丰直哆嗦求饶命。

    “妈,奶奶,我也没法子啊!咱这聚会,能不能改改时间。小薇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军属区里搞活动,大概也就这一两天,结束了就回来了。”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军属区活动?”

    许文丰没精打彩地又说了说刚得到的消息,没想这一闹倒让两位老妈妈灵光乍现,有了新主意。

    “哎,军属活动,这没错啊!咱们也是军属,也可以去参加的不是嘛?!”华霜一击掌,觉得这想法很正道。

    屠奶奶本来还托着腮帮子感叹“缘份又被黄了”,一听华霜说这话儿,瞬间也清醒了过来。

    “霜儿,咱们也是军属,咱们也去参加这个聚会,不就可以跟小微微光明正大地见面啦!哈哈哈,没想到我们小薇还有个当军人的爸爸,回头咱们不是正好见见小薇的家长,要是合适,咱就帮阿勋把这门亲事儿先给定下了。”

    “成,咱们这收拾一下,就走。”

    华霜就是个当即立断的性子,跟屠老太太特别合拍,当即解下围兜就要走。

    屠奶奶看了一大桌子东西,觉得有些可惜,遂道,“霜儿,要不咱们把这东西一起打包去。每次军属聚会,不都要包饺子庆祝嘛!这东西这么多,别浪费了。”

    “行啊,阿姨,你说得太对了。来来来,我来打包,您快去换衣服,回头咱们就杀去部队。小丰这臭小子,脑子就是个拧的,不就是换个地儿见面,有啥好纠结的。去了部队,可还是咱们的天下,到时候天时地利人和,事半功备啊!”

    “对对对,咱们走。”

    李悦薇没料到,这次一个看似简单的军属联谊会,发生了令她完全想像不到的局面。

    ……

    话说许文丰回家,本来准备负荆请罪的,没想到就看到母亲的小兵正在帮忙,抬着一大锅子上车。

    “妈,屠奶奶,你们这是?”

    华霜扬手就拍了儿子一记大脑门儿,“还不是你小子没用,连个人都带不来。既然山不来就我,我们就去就山了。”

    “啊,你们,你们的意思不会是去,去……”

    许文丰瞬间惊怵了。

    “当然是去部队看未来小媳妇儿啦!哈哈哈~”屠奶奶笑得洋洋得意,还拍了拍那一大口锅,“瞧,这锅饺子咱也不浪费,带到部队上去,正好吃。”

    “啊,啊,妈,奶奶,你们,你们这不行啊!”

    华霜已经坐上了驾驶座,屠奶奶忙坐到副架。两女人那仗势,就跟去开疆拓土似的,根本拦不住。

    华霜睨了儿子一眼,“没出息的。一点儿小事儿就把你的打倒的,这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人儿都搬到咱们帝京来一个多学期了,你愣没把人带回来给咱们两佬瞧瞧。我说,你们这葫芦里,是不是还埋着什么幺蛾子。今儿我就不信邪了,怎么说我还是在役军人,你屠奶奶也是军属,部队咱整天来来去去的,还去不得了不成?!”

    说着,这一踩油门儿,倏地一下,就飙出去了。

    许文丰拍腿大叫,“我的老妈子,奶奶哎,这事儿可大条儿了。不是不让你们去,是……是……哎,我哥他还没把人全搞定,这要是闹出什么,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就大条了啊!”

    说着,他急忙给屠勋打了电话过去。

    屠勋听后,只是微微拧起眉头,口气未变,“既然如此,你也来部队吧!”

    “啊?”

    大哥这意思,难不成要来一锅乱炖?!

    ……

    话说,李悦薇和弟弟坐了约摸近三个小时的车,终于到达了李纲所在的部队。

    这部队驻扎地有点儿远,距离市区都有三四百公里路了,道路也有些偏僻。

    不过路上的时候,他们就碰到了不只一辆军车,车上都载着军属,还有人唱歌,气氛很是热闹,让李乐也跟着兴奋起来。

    等到了部队,大门口就拉着红闪闪的横幅,还有小兵捧着盆儿,散发糖果和水果,一个军乐队还搭了台子,吹拉弹唱,热闹极了。

    李悦薇被李乐拉着,在人群里窜儿,直往一群小朋友都好奇不骑地的坦克方向跑。心下也暗暗惊讶,这帝都的部队就是和地方上的不一样,搞个联谊活动也这么有板有眼儿的。

    袁辉带着小家伙,一把将人抱上了坦克,跟着就让人开着坦克,在场地上来回溜了几圈儿,拍照加录相留念啥的,可把小家伙们逗得高兴得不得了。

    在前来的家属群里,不少上年纪的妈妈都站在一起嗑瓜子,闲聊天,同时也不乏一二年轻小姑娘在场,很快就被一群年轻的兵哥哥们围住,有说有笑。

    李悦薇上了个洗手间出来,身边一个年轻女孩肘了肘她,有些羞涩地问,“你也是跟家人一起来相亲的?”

    李悦薇愣了一下,那女孩胆子大道,“哎,本来我是不想来的。当军嫂多辛苦啊!一年到头见不到人。不过,没想到过来看看,他们这条件还挺不错的,比我们那地方上的部队好太多了。哎,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军哥哥,看起来好帅,是你相中的对象?”

    李悦薇尴尬了,想说自己其实就是个来打酱油的。

    那姑娘越说越兴奋,“我说,你能不能再帮我问问,他还有没有其他战友啊?我看他好像是个军官,官衔不小吧?当兵几年了?未来是不是要留部队当大官的啊?我妈说,找当兵的一定要找当官的,不能找一般小兵。当官的才能让家属随军,还可以帮忙安排工作,那条件忒好了。”

    李悦薇咳嗽两声儿,“嗯,嗯,是。最好找当官的,你,你加油啊!我,我弟弟找我了。”

    “哎,你急什么,小家伙有人照顾着呢!咱们好容易来一次,可别浪费这大好的机会啊!”

    那姑娘叫了起来,再不见开始的羞涩。

    李悦薇完全没料到,这些军属来此,居然还带着这样的目的。不过,很快政委过来了,还乐呵呵地跟那些老阿姨老妈妈打听情况,言谈之中透露了相亲的意思,惹得那些老妈妈咯咯地直乐呵,一个个都成了大媒婆,忙不迭地帮忙做媒。

    李悦薇有些后悔今天做了女装打扮,回头立马找到袁辉,表示要换一套军装,讨父亲开心。

    袁辉一听,乐了,立即答应下来,就带着两姐弟去了营房。

    ……

    他们刚一离开时,部队又先后又迎来了两辆车。

    开在最前面的,正是赶来的屠勋。

    屠勋的车刚开进大门,后面华霜和屠奶奶的车就到了。

    部队的人都认识女将军华霜,对其十分恭敬。

    待他们刚一过,许文丰也到了。

    不过,他很顺利地被拦在了门外,急得直给屠勋打电话。

    屠勋接到后,“给你妈打电话,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哎哎,哥!”

    这就是没把事情办好的下场,哥不疼,妈不爱,奶奶还嫌弃的可怜小蜜蜂哎。

    李乐换好了衣服,就先溜了出来,又溜到坦克处想要玩玩,不巧就看到在门口呼天抢地叫可怜的许文丰,忙将许文丰给救了进来。

    “小乐,你才是哥的真命天子啊!呜呜呜……”

    许文丰抱着李乐嗷了几嗓子怨,立即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你说袁辉现在还跟你姐在一起?你姐在换衣服?!我去,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竟然现在就露出真面目了。快快快,带我去解救你的姐姐,千万不能让他两单独待在一起,那是要出大事儿的哇!”

    看他火急火燎的,搞得李乐也有些着急了,拉着他就往营房的方向跑。

    半路上,就碰到一群妇人笑得跟老嬷似的,正讨论着哪个小伙儿好,要多介绍几个给姑娘挑挑的,听得许文丰一阵眉眼乱跳跳。

    忙给屠勋打了电话,“哥啊,你还不赶快,这里除了袁辉,凡是公的都想挖你墙角啊!我嫂子这次可危险啦!”

    屠勋也正在找李悦薇,但他一直没看到袁辉的影子,一听许文丰说,立即问,“小薇在哪里?”

    许文丰立即报了个地址,电话就先挂断了。

    与此同时,李纲知道女儿来了,也忙结束了训练,赶了过来。

    屠勋到营房时,正好看到袁辉守在一间营房前,打转儿,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

    他扫了眼营房的格局,三层,姑娘就在二楼中间的一间房。他立马绕到后方,几个蹬墙的动作,就上了二楼,一下将其中一扇窗户推开,直接跳了进去。

    许文丰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来。

    乖乖的我大表哥,你这操作够骚的,在人家部队里也敢这么玩翻墙入室?!

    恰时,李纲刚好到了楼下,叫了一声。

    袁辉立即应了一声,跑到楼梯口,“李营,这里。”

    李纲笑着,几大步就上了楼,拍了袁辉一把。

    “好小子,这次麻烦你了。”

    “哪里,李营你太客气了。”

    “哎,现在没人,叫李叔。”

    “李叔。”

    这一壮一少在门外闲话家长,屋里的李悦薇将将换上外套,就见窗户头跳进一个人,吓得差点儿大叫,就被那人捂住了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