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 假设主角穿进水浒1

作者:暗夜黎明之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兔兔睁开眼睛,惊愕的看向四周,这里是哪里?她记得她明明在家里睡觉啊!

    白兔兔看着这周围,大红蜡烛,贴着喜字的墙,就像是古代时候结婚时的现场。

    白兔兔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着大红嫁衣,脑袋上还盖着一张红布,透过红布可以较为清晰的看到外面。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白兔兔的心里疑惑不解。

    她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她可能被绑架过来拍电视剧,而是迷迷糊糊的,没有去想具体的原因。

    白兔兔顶着红布仔细的环视周围一圈儿,没有在房间里面看到别的人。

    白兔兔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可能穿越了。

    正好这里没有别的人,白兔兔就跑到一面铜镜前面,掀开红布凑上去看了看自己的面容。

    吓?

    白兔兔被惊得后退一步,险些惊呼出声。

    我的天,镜子里面的是谁啊?

    虽然铜镜比较模糊,但是好歹可以照出大概五官的,铜镜中的人绝对不是她。

    白兔兔不会忘记自己相貌的,她自己有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脸上带着婴儿肥,看着就是可爱。

    而镜子里面的这个样貌呢?虽然白兔兔没有记住具体的样貌,但是给白兔兔的第一印象就是妖娆,和她的气质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啊?!

    白兔兔的心里有些害怕,对于穿越这种不太科学的事情,并且还是穿到别人的身上了。

    她怀揣着恐惧的坐回了床上,没有再去照镜子。

    过了有一些时间,白兔兔听到外面变得嘈杂了起来,紧接着,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脚步声听起来是向她靠近的。

    白兔兔紧张的抓着衣袖,她可还是一个少女,这怎么一穿越就穿到别人洞房那里了呢?

    来人在面前停了脚步,然后,白兔兔脑袋上的红布被掀开了。

    白兔兔下意识的往掀开红布的那人看去,下一刻,白兔兔没有控制住自己,发出了尖叫声。

    天呐!这是谁啊?好丑!

    白兔兔连忙爬上床去,缩在墙角,用被子紧紧的包裹住自己。

    白兔兔紧紧的闭着眼睛,大喊道:“你别过来。”

    那个丑的人,也就是武大,看到新娶的美娇娘瑟瑟发抖的样子,连忙道:“金莲,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的夫君呐!”

    “哇呜呜……你别过来……”白兔兔哭着喊道。

    这里究竟是哪里啊?她要回家。

    “金莲。”

    白兔兔感觉到有一只手摸在了自己肩膀上,连忙把那只手推开,尖叫道:“走开,你走开,不许碰我!”

    “金莲。”

    武大喊道。

    因为今晚是新婚夜,所以他的脸色有些红,刚才又喝了些酒,脸色就更红了。

    武大坐在床上,对正在嚎哭的白兔兔说道:“金莲,别哭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

    武大脸上挂着不一样的神态向白兔兔靠近,白兔兔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抱着自己尖叫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不活了。”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以前的女子成亲的时候会把一把剪刀放在枕头下面。

    白兔兔往枕头底下一摸,果然摸到了一把冰凉凉的剪刀。

    白兔兔把剪刀拿出来,放在自己脖子上,威胁武大道:“你再过来,我就杀了自己。”

    这下,武大是真的不敢靠近了。

    他知道自己长得低,又长得丑,街坊邻居都看不起他,没想到新娶的美娇娘竟然就算自杀,也不想让他靠近。

    武大叹息一声,说道:“你把剪刀放下,我不靠近你,我去别的房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说着,武大就走出了房间,随后带上了门。

    白兔兔坐在床上惴惴不安,看过了好一会儿了,刚才那个人也没有回来,不仅放下心了一些,她连忙跑下床,把门从里面锁上了。

    之后,白兔兔回到床前,脱去外衣,躺在床上去睡觉了。

    白兔兔潜意识里让自己警觉着,以保证一有风吹草动,她就能醒过来。

    白兔兔就以那样的状态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困,虽然醒来了,却没有什么精神。

    她坐在床上发呆,不一会儿后门被敲响了。

    “金莲,出来吃早饭吧!”武大在外面喊道。

    房间里面的白兔兔往四周看了看,想知道谁是金莲。

    房间中没有除了她之外的第二个人,白兔兔抱着脑袋,忽然想起她穿越了,还穿越到别人身上了,这个别人好像就叫金莲。

    白兔兔暂时没有想到这里是水浒,正在这时,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白兔兔不知道这具身体其他的衣服在哪里,也没有现在去寻找的想法,她穿上昨晚的衣服,就走出了门。

    本来她心里还不怕的,但是她一看到武大的时候就开始害怕了。

    武大坐在桌子的这一头,白兔兔畏畏缩缩的坐在桌子的那一头。

    桌子上放了一个箩筐,箩筐里面有几个馒头,除此之外,还有两碗粥,这两碗粥一碗在武大那里,另一碗被白兔兔小心的拉到了自己这边。

    桌子上还有三盘菜,一盘是蒜苔炒鸡蛋,一盘是青椒炒肉丝,一盘是小葱拌豆腐。

    白兔兔小心翼翼的挨着盘子边夹菜,吃饭的时候也尽可能的轻微,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武大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无奈,开口说道:“金莲,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昨日我们拜堂成亲,我武大以后也是你的夫君了,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不用这么害怕。”

    白兔兔正夹着的一块儿豆腐扑通一声掉进了碗里,她愣愣的看着武大,他刚刚说什么?

    他是武大,这个身体的名字叫金莲,所以,这里是哪里,该不会是水浒吧?

    白兔兔想到这里,脑海中就好像就变成一团浆糊了,她机械的吃完饭,像一个木偶人一般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斜靠在床上,白兔兔双目呆滞。

    许久之后,她的大脑开始运转,想起了水浒中潘金莲这个人最后怎么样了,白兔兔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她可是一个善良,温柔,喜欢害羞的人,不会和外面的谁有什么往来,也不会喜欢武松,更不会喜欢西门庆,她是不可能杀掉武大的,那么,水浒中潘金莲的结局就不会是她的结局。

    如果她回不去家,要在这宋朝生活的话,她一定会好好的,努力的活下去的。

    白兔兔这样想着,脸上却已经泪流满面,任谁在家里过得好好的,却突然穿越成这个样子,能高兴得起来。

    白兔兔心里很难受,也很茫然,她暂停下思考,闭上了眼睛,现在潘金莲和武大才刚成亲,她是不会有事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此后的日子里,白兔兔依旧每天战战兢兢的,所幸武大对她还不错,没有强迫的想法。

    白兔兔在吃饭的点儿才会从屋里出来,吃完饭就赶紧回去。

    如此持续了有几天,白兔兔受不住了,每天待在家里,真是太闷了。

    这天,武大出去卖烧饼的时候,白兔兔就拿着一点钱,悄悄地出了门。

    这都好几天了,白兔兔已经知道这具身体的衣服在哪里放的了,不仅如此,她还发现了原身拥有的一点钱,有几个铜板,还有几枚碎银子呢。

    白兔兔穿了一身翠绿色的衣服出了门,来到了大街上。

    大街上的一些异性用不好的眼神看着她,白兔兔心里有些害怕,刚出了家门没几步,就又赶紧回去了。

    武大卖烧饼回来,在回家的路上就听到有人在议论他的妻子。

    “哎哟!你今天看到那武大新娶的女人了没有?那身段,啧啧啧!”

    武大蹬向谈论他妻子的那人,生气道:“说什么呢?”

    “说你的女人好看呢!”正在议论的那人可不怕武大,就接着说道:“武大你可真有福,可惜了人家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哈哈哈……”周围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武大涨红了脸,急急的挑着担子往家里走。

    到了家里,武大放下担子,就往白兔兔的房间走。

    站在门外,武大敲门道:“金莲,你今天出门了?没事吧?”

    “没事。”白兔兔说道,她就是有些害怕,但是并没有哭出来。

    “没事就好。”武大松了一口气,而后道:“金莲,你饿了吧?我这就去做饭。”

    这回,白兔兔没应声,武大在门口停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吃饭的时候,武大思量着说道:“金莲,我有一个兄弟,他长得高大,手段也厉害,以前我这兄弟在的时候,这附近的人也不敢欺负咱家。但是我兄弟有事出去避难了,这附近的人就开始肆无忌惮了起来。”

    “我们再住在这里不安全,你看,我们搬走成不?”武大看向白兔兔,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那我们要搬去哪里呀?”白兔兔问道。

    “阳谷县吧,听说那里不错。”武大说道。

    白兔兔点了点头,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在那里就能遇到武松了呢,虽然她心里崇拜武松,但是武松真的好可怕的,对潘金莲那么残忍,而她现在正是潘金莲。

    但是,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得过去的。

    她不喜欢武松,也不害武大,武松能有什么理由来伤害她呢?武松可是一个嫉恶如仇,正直善良的人呢。

    如果在那里遇到西门庆,到时因不同意而被胁迫的话,她可以找武松帮忙的。

    而如果继续留在这里,或许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按着剧情走,让自己能够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这样才会更安全。

    ……

    ……

    白兔兔和武大搬到阳谷县后,武大依旧每天都出去卖烧饼。

    白兔兔在家里待了两天后,拿着一点钱走出了家门。

    白兔兔看到不远处有一家茶馆,想来是王婆的茶馆了。

    王婆这个人那么坏,她一定要离她远一点,白兔兔在心里想到。

    她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周围的人虽然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惊艳,但不像先前那个地方的人看她的目光那么难以忍受,白兔兔就继续在街上逛着了。

    北宋时期的小吃不少,白兔兔虽然有些眼馋,但是因为担心食品的安全问题,所以没有买。

    之后的日子里,白兔兔偶尔出去逛一逛,武大依旧每天出去卖烧饼。

    直到这一天,武大出去卖烧饼后领回来了一个人。

    因为白兔兔在自己的房间里,是不会开门的,家里的大门也没有锁,白兔兔觉得只要把自己的房门锁好就安全了。

    武大直接就推门进来了,让武松在一张凳子上坐着,武大想让白兔兔出来见见他的兄弟,就上了二楼,来到白兔兔的门前,敲门道:“金莲,我以前跟你说的,我那个很厉害的兄弟回来了,你要不要见一见他?”

    白兔兔正斜靠在床上,看自己最近刚买的一个话本儿,听到武大的话后,话本儿都没拿稳,直接啪嗒一声掉在了床上。

    武松来了!

    白兔兔的心里很害怕,她要是穿越的时候穿越成别人,也不至于如此害怕,但问题是她穿成了潘金莲啊,这可让她怎么过?

    虽然按照她之前想的,武松不会伤害她,但是她还是害怕,谁让原剧情是那个样子的呢。

    白兔兔屏气静心,不去回答武大的话。

    武大在门外站了一会儿,不见屋内有人回话,就知道金莲是不愿意出来了,一起生活这许久,武大早已知道白兔兔不回话的话,就是不愿意。

    他心里无奈,只得自己下了楼。

    武松看着自家哥哥,好奇的问道:“哥哥,你已经成家了啊?”

    武大点了点头。

    “那你们最近吵架了?”武松根据刚才的情况猜测到。

    武大摇了摇头。

    武松这就觉得奇怪了,既然没有吵架,夫君回家,不出来迎接一下就算了,为什么夫君的兄弟回来了,自己夫君都过去询问了,却也不出来见一下面,武松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

    “那为什么……?”武松疑惑的看着自家哥哥。

    武大欲言又止,自从娶了金莲后,他心里又欣喜又无奈又苦涩,他没有能说话的人,即使是跟自己的亲兄弟说,武大心里也觉得为难,毕竟是私密的事。

    武松看着哥哥这样子,心里有了一个猜想,开口问道:“哥哥,你实话告诉我,你这门亲事不会是强迫的别人吧?”

    武大迟疑着点了点头。

    “哎呀!哥哥,你说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要知道强扭的瓜可不甜,看看现在这样子,哥哥你心里就觉得好啊?”武松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我也知道错了……”武大捂着脸,蹲在地上说道:“当初咱们清河县有一大户人家非要将一个女使嫁给我,不仅不要彩礼,反而倒贴给我钱,你哥哥这么大了,还没有成亲,一时心动就答应了。”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个样子啊,兄弟你是不知道,我洞房那晚本想强迫,把生米煮成熟饭的,但是金莲她直接拿着一把剪刀指着自己的脖子,宁死也不愿意,我现在已经后悔了啊,我,金莲是个好姑娘,是我对不起她。”

    武大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他心里是真后悔了。

    武松听哥哥这么说,也是坐在那里叹气,看他哥哥哭得那么伤心,就劝道:“哥哥,你也别太自责了。嫂子怕是得罪了那个大户人家,才会那样做的。如果哥哥你不娶了嫂子,嫂子或许会更不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