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 假设主角穿进水浒2

作者:暗夜黎明之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大听自家兄弟这么一说,想起了自己以前听说过的那件事,就对武松说道:“我以前偶尔听人说金莲所在的那个大户人家的男主人看上了金莲,想对她欲图不轨,金莲就告诉了女主人,想让女主人给自己做主,但是女主人嫉恨她,所以才让金莲嫁给一无是处的我。”

    武大说到这里,又哭了起来,“金莲是个好姑娘,命怎么就这么苦!”

    武松拍拍自家哥哥的肩膀,安慰道:“哥哥,你别哭了,既然嫂子命苦,哥哥你以后就对嫂子好,嫂子总有一天会被哥哥感动的。”

    武松这时也不知怎么的,向上一瞥,就看到有一个娇俏的女子扶着柱子,露出半张桃花般的脸来,正双目含泪,怯怯的看着这里。

    原来白兔兔听到楼下传来哭声,又隐隐约约的听到只言片语,便从房间中出来了,站在柱子旁边看着下面,听武大在那里哭诉,她想起自己悲惨的穿越了,就悲从心来,眼睛里顿时就聚集起了水雾。

    武松看着白兔兔的那一刻,心里忽然出现了一抹奇异的感觉,然而,还不等他去明白那抹奇异的感觉是什么,那个娇俏的女子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踉踉跄跄的跑回了房间里。

    白兔兔跑回屋里,坐在床上,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刚才武松看到她了,白兔兔的心里紧张害怕,还有一点见到偶像的欣喜,但是她更多的是害怕,她总怕武松会伤害她。

    ……

    ……

    楼下,武松收回自己的目光,武大经过武松的安慰,已经不哭了。

    武大站起身来,对武松说道:“兄弟,你先坐着,我去厨房做些吃的,我再温点酒,我们兄弟一起喝些。”

    “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吧。”武松不好让武大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就说道。

    兄弟两个一起进了厨房,做了些菜,温了些酒,慢慢地述说着分别之后的事情。

    这个时候还不是饭点,武大和武松吃喝一番,等到了饭点的时候,武大知道白兔兔喜欢吃清淡的饭,就给她做了一些清淡的饭。

    武大端着,给白兔兔送到了房间中。

    武松在县里做了都头,时常来家里跟武大说说话,这个时候,白兔兔往往避之不出。

    一日,白兔兔如往常那般去街上玩,却遇到了西门庆,西门庆咋见到她,顿时就是一愣,眼中闪过一道惊艳。

    “姑娘,你的芳名是?”西门庆拦在白兔兔身前,问道。

    白兔兔愣了愣,绕开西门庆,连忙离开了这里。

    白兔兔走后,西门庆便向周围的人打听,刚才那个女子是谁。

    探听一番,西门庆知道了,武大他不在意,就是对武松颇为忌惮,他只好先按耐下自己那样的心思。

    白兔兔慌里慌张的回到家里,正好武松在家,看到武松,白兔兔的心里就更慌了,匆匆瞥了武松一眼,白兔兔连忙跑回了自己房间。

    大概也是现在天气比较热的原因,白兔兔开始厌食了,中午时,武大给她送过去的饭菜,白兔兔没怎么吃就送出来了。

    武大看到没怎么动的饭菜,心里忧虑,站在一旁的武松开口说道:“今天,我有看到嫂子颇为惊慌的回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武大心里担心,走去了白兔兔的房间。

    来到房间门外,武大敲了敲门,说道:“金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就和我说。”

    白兔兔的房间里没有传来声音。

    武大站在门外一会儿,见里面迟迟没有回应,只好转身离开了。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依旧如此,武大心里焦急,都好几天了,金莲都没有怎么吃饭,这样下去,人哪里受得了。

    他来到白兔兔的房门外,开口说道:“金莲,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好不好?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

    里面照样没有传来声音。

    武大这次没有在外面等会儿就离开,而是道:“金莲,你不出来,我就自己破门而入了啊?”

    白兔兔担心武大真的那样,就缓慢的走过来,开了门。

    她虚弱的倚在门框上,脸色苍白,唇无血色,眼眸暗淡无光,好似一阵小风就能把她吹倒。

    武大担忧的道:“金莲,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白兔兔勉强睁着眼睛看着武大,却说不出来话,忽然她觉得眼前发黑,整个人就直直的往下倒去。

    武大连忙接住她,喊道:“金莲,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武松不在家,武大努力的把白兔兔移到床上,就连忙拿了钱去请大夫。

    大夫过来后,把了把脉,看了看白兔兔的样子,说道:“这是好久没吃饭了吧?”

    武大点了点头。

    大夫语气沉重的说:“她心里忧惧,再加上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便有了厌食症状。这样吧,我开一几味药,你再和患者好好交流交流,看看夫人在忧惧什么,要不然只会治标不治本。”

    “好好,谢谢您。”武大连忙谢道。

    大夫写了几味药,拿了诊金后走了,武大担忧的看了白兔兔一眼后,跑去药房抓药去了。

    武松回来的时候,武大就在厨房里熬药。

    武松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武大如实告知了武松,他没有什么主意,想让武松想想办法。

    “要不然,我去和嫂子说说?嫂子既然有忧有惧,大抵是在害怕什么,而我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可以帮忙解决一下。”武松说道。

    武大看着武松高大的身体,知道他比自己在旁人看来有安全感,就点了点头,同意了。

    药熬好后,武大端着碗,在前面走着,武松跟在后面。

    白兔兔还在昏迷着,武大把白兔兔扶起来,拿着勺子就要给她喂药。

    难闻的药味儿令白兔兔醒了过来,看到一只勺子在向她靠近,白兔兔脑袋一偏,小手伸起来,挡在面前,说道:“我不喝药。”

    武大说道:“金莲你已经好几天没有怎么吃饭了,大夫说你是厌食了,所以开了这药。把药喝了吧,那样你就能好好的吃饭了。”

    白兔兔皱着眉头,重新躺在床上,背对着武大,坚决不喝药,现代的药难喝,这古代的药更加难喝,现代的药片她都难以咽得下去,更别说中药了。

    “嫂子,你喝点药吧!”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白兔兔心里一惊,武松竟然在这里,竟然来了她的房间。

    白兔兔心里有些生气,但是她现在正虚弱着,手臂想抬起来都艰难,只好继续躺在床上。

    武大手里端着药碗,有些无奈,现在应该怎么办?

    看着金莲虚弱的样子,武大觉得她必须喝药,要是继续这个样子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金莲,喝药吧!”武大摇晃了一下白兔兔的手臂,对她说道。

    武松觉得眼前的情况自己不适合插手,就暂且出去了。

    白兔兔才不想喝药呢,再说了,药不是她想喝就能喝下去的,有些药片她都喝不成,喝下去后身体就会本能反应一般的吐出来,更别说是中药了,肯定一点点都喝不下去。

    察觉到武大的坚持,白兔兔只好说道:“不要让我喝药了,我可以喝饭的,你去做些白米粥,拌个黄瓜吧。”

    “金莲,你愿意吃饭了?”武大惊喜的道。

    “嗯。”白兔兔点了点头。

    武大连忙放下药碗,下了楼去厨房里做饭去了。

    做好饭,武大把饭端了上去,就坐在一边,看着白兔兔吃饭。

    白兔兔一手勺子,一手筷子,缓慢的把大部分饭菜都吃完了。

    放下餐具,白兔兔拿过手帕擦擦小嘴,说道:“这样可以了吧?”

    武大高兴的道:“可以,可以。”

    他收拾好餐具要出去的时候,白兔兔开口说道:“我想吃冰糖葫芦。”

    “好,我一会儿去买。”武大答应道。

    “我还想吃草莓,樱桃,葡萄,荔枝。”白兔兔继续说道。

    白兔兔说的那些水果很贵,但武大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答应道:“好,我把东西放到厨房,就出去买。”

    金莲好不容易愿意吃东西了,想吃什么就尽可能的给她买来吧。

    武大下了楼,走进厨房,把餐具泡到盆子里,走回自己的房间,带上自己所有的积蓄就要出门去。

    “哥哥,你要去哪里?”武松问道。

    “我出去买些东西。”武大一边往外走,一边回道。

    当武大买了草莓,樱桃,葡萄,荔枝和冰糖葫芦回到家中时,武松道:“哥哥,你买这些水果做什么?这些从其他地方运来的水果可是很贵的。”

    武大回道:“金莲想吃,我就买了一点。”

    武松想到他哥哥平时只卖些烧饼,也赚不了什么钱,现在家里还有一个人要养着,钱哪里能够用。

    武松自己现在在衙门里上班,每个月都有些钱,武松就把自己大部分的钱拿出来,递给武大道:“哥哥,这些钱你拿着。”

    武大推辞道:“兄弟,我哪里能要你的钱,你年纪也不小了,留着以后娶媳妇用吧。”

    “哥哥,让你拿你就拿着吧,不要推辞,我现在对那些事没想法,况且我的钱就是哥哥的钱,你尽管拿着。”武松直接把钱塞到武大的手里,对他说道。

    武大只得接了过来,心里对武松充满感激,他刚才买水果都快把家里的钱花完了,武松这钱来得正好。

    武大提着东西,上了楼。

    “金莲,我买水果回来了,我现在可以进来吗?”武大站在门外喊道。

    “进来吧。”白兔兔在房间里面小声说道。

    武大推开门,走了进来,把水果和冰糖葫芦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放下东西,将要离开前,武大看了一下白兔兔的脸色,比先前要好些,武大这才放心的离开。

    武大一走,白兔兔立马下了床,坐上凳子上,吃了起来。

    时间不断流逝而去,转眼间,过去了好几个月,白兔兔一如当初。

    西门庆一直都没有找到什么机会,心里郁闷,却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武松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一日,县令留武松下来谈话,想让他去京城送些东西,武松答应了。

    回到武大家里,武松对武大说了这件事。

    白兔兔这段时间其实是想出来吃饭的,但是她实在是太害怕原剧情会发生了,便不敢见武松。

    这时在屋里听到武松要去京城了,白兔兔心里有些害怕,毕竟原剧情中就是武松去京城的时候出的事情,她悄悄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来到武大身边,白兔兔怯怯的看着武松,说道:“我也想去京城。”

    武松本想拒绝,毕竟他去京城又不是去玩的,哪里能带一个弱女子过去,但是看着白兔兔怯怯的样子,小手还紧张的缠着衣服,就又不忍心拒绝。

    白兔兔不安的站在那里,小手紧紧的捏着衣服,见武松久久的不回答,就求助的看向武大。

    武大接收到白兔兔的目光,就对武松说道:“兄弟,你嫂子想去京城看看,你就带她去吧,要不,我也去?”

    看着眼前这情况,武松只好同意了。

    这一天的清晨,武松腰间别着武器,肩上挑着担子,武大扛着行李,白兔兔背着一个装了些衣服,食物的小包袱,往阳谷县外走去,向京城前进。

    刚出了阳谷县,白兔兔就皱着眉头,站在原地,不想再走了。

    “金莲,怎么了?”武大向前走了几步,见白兔兔没有跟上来,就转过来问道。

    “脚疼。”白兔兔说道。

    “那我扶着你走路吧?”武大向前一步,对白兔兔说道。

    “不用。”白兔兔后退一步。

    她看向身材高大的武松,其实她想让武松背着或抱着的,抱着不太好意思,还是背着比较好,白兔兔心里默默想到。

    武松不知怎么的明白了白兔兔看着自己的意思,他一只手挑着扁担,弯曲下身体,说道:“我背着你吧?”

    白兔兔看了看武大的神色,见他没有不高兴,就慢慢地挪到武松身后,趴在了他的背上。

    接下来的路途中,白兔兔自己走的时间少,也就是刚从落脚的地方开始赶路的时候,才会自己走一会儿,过不了多久,就会趴在武松背上,让他背着走。

    一路上,虽然会有些坏人出来想要抢劫杀人,但是武松一个人冲上去就把对面的人都解决了。

    就这样一路平安来到京城外面。

    看着高高的城墙,白兔兔心里有些激动,这可是北宋时期的京城啊,而里面还有原模原样的北宋时期的皇宫。

    进城的时候,武松和武大站在最前面,白兔兔站在最后面,在武松把三张小纸递给守门的士兵后,三人被放行。

    走进城里,不愧是京城,确实很繁华。

    武松带着武大和白兔兔两人先找了一家客栈,把武大和白兔兔安顿好后,他就去送东西了。

    武松送完东西回来,三个人一起出门,在街上逛了逛。

    而后,就返回了阳谷县。

    回来的那天晚上,白兔兔无聊的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心中忽然有了一个预感,好像今天晚上她就能回到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了。

    困了之后,白兔兔躺在床上去睡觉。

    第二天醒来,白兔兔睁开眼睛,便看到自己家里粉红色的天花板,往窗户那里看去,粉红色的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缓缓晃动。

    她终于回来了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