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26 我是好鬼,永远都是

作者:万木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026 我是好鬼,永远都是

    武林豪客常年练武,精神韧劲和身体素质都远远强于普通人。

    以本世界的术语来说,武者具有的强大武道意志和沸腾血气,都能稍稍遏制鬼怪的法术伤害。

    分舵主和锦衣中年乙看起来好像不经打,其实他们早已凭借精湛的枪法和战七级别的身体素质名扬芜鸠郡,初步具备了能够遏制鬼怪法术的低阶武道信念。

    反观李凤瑶,她作为一只厉鬼,实力并不强大。李凤瑶在厉鬼群体中的地位,还不如分舵主在武林江湖中的地位。李凤瑶碾压普通百姓及宁津陈氏家的家仆尚可,遇到铁枪会的芜鸠分舵主和锦衣中年乙,立刻遭到反噬。

    若以魔珠的战斗力指数体系为准,李凤瑶现在估计只能无伤施法低于战六档次的庸庸大众。

    目标越强,反噬越强。

    李凤瑶的幻术反噬,其中九成来源于战七档次的分舵主。

    还好,鬼怪毕竟克制侠客,李凤瑶面对活人时的优势非常明显。分舵主带给李凤瑶的幻术反噬,也只是看起来恐怖而已,其真实伤害非常有限。今夜好好休息休息,只要别急着第三次施展法术,李凤瑶或许明早就能迅速恢复到正常状态。

    李凤瑶因为辅助贺路千而受到反噬,贺路千不能不关心。哪怕李凤瑶一直说问题不大,贺路千尤以不确定语气关心李凤瑶:“真没事儿?”

    李凤瑶回以灿烂笑容:“真没事儿,明早就好了。”

    确定李凤瑶果真没有大碍,贺路千迟迟回到最初的话题:“《鬼话夜谈》记载,鬼由怨念所化,心有多么执着,怨恨有多么深,化成的冤鬼就有多么厉害。据说在前朝,有一位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怨鬼,她骇然能够怨气笼罩三州,令三州之地在盛夏六月连降十三日大雪,活活咒死了前朝太祖。”

    贺路千读到这则故事时,印象特别深刻。

    因为地球也有六月飞雪传说,即感天动地窦娥冤。窦娥千古奇冤的故事,源自关汉卿编辑的杂剧,它的艺术性大于真实性,地球物质世界事实上并不会因为某人受到冤屈而剧烈改变天象。

    可本世界存在鬼怪佛道官等超自然力量,凡人可以怨而化鬼,千古奇冤自然可以诞生千古厉鬼——前朝的六月飞雪,的确是事实存在、无需置疑的人间奇迹。如此夸张的施法面积,也令贺路千不得不高估本世界的力量极限。

    贺路千继续说:“《鬼话夜谈》记载了一百一十四例鬼怪传说,作者在卷未汇总得出结论:但凡鬼怪,无论最弱的冤鬼,还是嗜血癫狂的恶鬼,他们最初都源自怨念所化。作者复又借之规劝世间的高官权贵,让他们务必心存善良,万万不能把平民百姓逼到绝路。因为一旦怨念累积到了极点,田间老农都能化作让皇帝头疼的复仇恶鬼。”

    李凤瑶点头,表示她赞同贺路千对《鬼话夜谈》的理解:“的确是这样的。”

    但李凤瑶或许想到了自己的境况,突然情不自禁啰嗦起来:“鬼怪的名声一直不好,仿佛我们生来就是害人的东西。世人怕鬼,害怕恶鬼来索命;世人厌鬼,觉得遇见鬼不吉利,听见哪里有鬼怪出没,就避之唯恐不及。”

    “我前段时间游走宁津县,向宁津县的百姓控诉宁津陈氏种种的丑恶面目。结果呢,连那些背地里偷偷恨骂宁津陈氏霸道的贫贱雇农,都怕我怕到屁滚尿流,不惜一切代价去寺庙道观求护身符。呵,仿佛我靠近他们就会害了他们似的。”

    “不过,我不怪他们。”

    “事实上,我活的时候,也害怕鬼怪,讨厌鬼怪。化鬼之初,我仍然极端嫌弃自己的鬼魂新身,对我哥哥哭哭啼啼说,我宁愿浑浑噩噩魂归阴间,也不想变作一头害人的恶鬼。”

    李凤瑶顿了顿,继续说:“哥哥却劝我说,世间诚然有恶鬼害人,但鬼怪从来都不可恶。不是‘人有好人坏人,鬼也有好鬼坏鬼’那种敷衍的解释,而是我们鬼怪生来正义”

    “因为每一只鬼怪,都源自怨念所化。”

    “鬼怪必起于怨念。”

    “先有世间种种不公,先有世间种种冤屈,我们这些被羞辱被伤害的弱者,才能感动天地,得到天地垂青,以鬼魂之身再活一次。冤屈是因,鬼怪是果。恶人行恶制造冤屈,怨念凭天地垂青化作鬼怪,而后携带生前的怨念向恶人复仇——这是因果报应。”

    “鬼怪生来正义。”

    “老天爷准许我们再活一次,就是为了制裁那些黑心恶人。我们鬼怪,是清扫世间垃圾的扫帚,是替天行道、惩恶扬善的利剑。”

    “就像我哥哥说的:至怨,莫过于鬼怪;至善,莫过于鬼怪。”

    李凤瑶慷慨激昂唠叨一大段之后,情绪复又低落:“鬼怪志在复仇,我们只会复仇害我们性命的恶人。我们鬼怪是至怨至善的可怜人,即使所谓的恶鬼,也只是肆意扩大了复仇范围而已。况且恶鬼其实很少,真正意义上无缘无故害人的恶鬼更少。我们明明只杀恶人,世人为何害怕我们、仇视我们呢?”

    “我一直想不明白。”

    “后来,哥哥告诉我,这是人性的自私。”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大家内心深处多多少少都会藏有龌龊,或者嫉妒别人成就,趁其落水时丢下石块;或者看见别人遇到危险,却冷漠地见死不救,等等。谁知道这些人死后不会化作冤魂,然后半夜敲门报复你呢?”

    “因为做过亏心事,因为心中藏有龌龊,甚至因为自己曾经直接或间接害过人,世人即使晓得鬼怪是因果报应、是复仇之剑,他们也会因为自己的丑陋而害怕我们。再加上世间的确有一些恶鬼肆无忌惮害人,一些人刻意抓住这些事例狠狠宣传,或者像陈彦琅那样把宁津陈氏的恶行推到我身上,鬼怪才渐渐被世人污名化。”

    “可是,鬼怪的本质不会变的。”

    “鬼怪从始至终都是苍天赐给小民惩戒恶人的利剑。”

    “不管世人如何看我,我只要牢记苍天赋予我们鬼怪的使命,我就是一条好鬼。”

    “永远是一条好鬼。”

    说到最后,李凤瑶已经近乎自言自语了。

    贺路千理解李凤瑶的唠叨。

    李凤瑶刚才阐述鬼怪、佛道官、侠客等三种体系共存时,似有意似无意地说了鬼怪辅助杀人的后果。虽然李凤瑶今夜仅仅贡献了两个幻术,但是天道苛刻,贺路千砍杀分舵主、锦衣中年乙乃至院外二十一条人命的因果,都会间接传导给李凤瑶一部分。

    此时此刻,李凤瑶已经不是厉鬼了。

    李凤瑶已经化作她先前厌恶的恶鬼。最少,术法角度上,李凤瑶未来将会被三十六天罡伏魔阵等阵法当作擅杀无辜的恶鬼对待。

    李凤瑶不后悔辅助贺路千斩杀恶人。

    但因为厉鬼到恶鬼的不可逆转化,李凤瑶的情绪难免波动极大。

    李凤瑶的自言自语唠叨,更像以语言催眠自己:“我李凤瑶,还是一条好鬼。”

    剖析李凤瑶的唠叨内容,她没有说错,本世界的鬼怪名声相当不好。

    例如出身小山村的贺老宁,他听见陈家闹鬼就下意识断定恶鬼逞凶,急匆匆跑到虎塘寺帮贺路千求护身符。

    鬼怪的存在,也的确非常尴尬。

    诚如李凤瑶所说,除却少数肆意杀人的极端恶鬼,绝大多数的冤鬼、怨鬼、厉鬼等鬼怪都志在复仇旧敌。怨鬼向生前的仇敌复仇,忽略法律程序等因素,其本质的确是惩恶扬善。李凤瑶复仇宁津陈氏,不仅是为自己讨一个公道,也是在间接为死去的冤魂讨一个公道。

    可结果非常尴尬,并没有多少人真心实意支持李凤瑶的惩恶除凶。贺路千曾经的护院同僚李二全,他暗地里为冤死的堂哥叫屈,又偷偷摸摸祷告冤有头债有主,看起来貌似是一位可以团结的对象。可若让他在陈彦琅和李凤瑶之间选择站队,李二全必然毫不犹豫地站队陈彦琅。

    还有佛僧、道人。

    僧人、道人的法术,明明只能镇压鬼怪,无益于地方百姓的民生。寺庙、道观,又往往与当地的大户结成利益共同体,张嘴闭嘴说不管尘世俗事,显然不会也没有意愿替地方百姓主持公道。可以说,寺庙和道观对普通百姓半点儿实际作用都没有。可是,地方百姓却诚心诚意地敬拜各地的佛寺、道观,宁愿省吃俭用捐钱捐物,也要求回一堆护身符。

    这些护身符有用吗?

    正常年间,不仅恶鬼非常罕见,厉鬼也相当罕见,怨念所化的鬼怪大多是危害程度很低的冤鬼、冤鬼。只要普通百姓没有主动或者被动害过人,厉鬼根本不会找你来索命,耗费钱财求得的护身符压根没有机会发挥作用。而若当真遇见了恶鬼,寺庙道观批量贩卖的护身符,也不会起到半点作用。

    所谓的护身符,连安慰剂都算不上。

    李凤瑶显然对这样的现状耿耿于怀。

    淋尖踢斛剥削百姓的是宁津陈氏;操控银两铜钱兑换的是宁津陈氏;放高利贷的是宁津陈氏。明明陈彦琅才是大恶人好不好,你们害怕我做什么?

    就因为我是鬼吗?

    李凤瑶恼恨百姓害怕她疏远她。

    李凤瑶却又无法改变现状。

    李凤瑶只能默默安慰自己:我活的时候是好人,死了之后也是好鬼。

    贺路千能够理解李凤瑶的困扰。

    但类似社会现象分析起来非常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解决起来更麻烦,莫说两三年苦功,便是三五十年都不一定百分之百成功。

    好在此时此刻也没有必要说清楚。

    默默静等李凤瑶情绪稳定下来,贺路千强行回到最初话题:“竺老板夫妇也算含冤而死吧,他们俩能不能转化为鬼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