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28章 子蛊与母蛊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树甄急的快疯了,忍不住对太医们发了火:“娘娘千金之躯,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整个太医院,都要去陪葬,明白吗?!”

    如今太子即将登基,七王爷虎视眈眈,朝中局势不稳,皇后就如定海神针,有她在,朝中六成官员,才会对太子马首是瞻。

    若皇后娘娘倒下了,只怕整个朝野都要跟着颠覆,多少人要人头落地,其影响有多严重,简直不敢想象。

    太医们也是压力巨大,可皇后现在还在不断喊疼,无论如何,先把这痛止住才是要事,至于病源,只能容后再议了。

    十几个太医头凑着头,商量来商量去,半天商量不出个结果。

    树甄在旁边等得着急,便跑进了内殿,去看皇后娘娘的情况,这一去不要紧,竟直接看到娘娘在呕吐,且吐出来的东西,是黑色的虫子。

    “啊——”树甄尖叫一声,喊道:“太医,太医!”

    ……

    京青官道的马车内,纪南峥拉着白妆的手,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把自己当珍宝一般重视的“石头”一颗一颗的拿出来,口里喋喋不休的对他述着这些石头的来历功效,他看得眼睛都移不开。

    “你听到我说的没有?”白妆看眼前的夫君愣愣的不说话,忍不住推了他一下。

    纪南峥忙道:“听见了,你说这只白齿蛊能止泻护肠,有调理内息之用,是你们族内,最常用的药蛊,我都听到了。”

    白妆忍不住笑笑,摸摸那颗百齿蛊,说:“这颗百齿蛊可不容易制,血融蝎在中原不好找,这是我托人从家乡带来的,本来送来三只,两只都被养死了,就活了这么一只。”

    纪南峥顿了一下,才讪讪的问:“你还与苗族人,有联系啊?”

    白妆点点头:“前几年才联系上的,绝嗣蛊不好养,去京都前,我特地回了趟苗族……欸……”说到这里,白妆突然了愣了下,然后挠挠头,迷惑的自言自语:“我去京都做什么?我养绝嗣蛊做什么?”

    纪南峥忙捏住她的手指,把她从错乱的记忆中拉回来:“没有,你没养绝嗣蛊,也没去京都。”

    白妆点点头,理所当然的道:“我不会去京都的,纪家的仇人都在京都,我去京都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白妆说着,又对纪南峥科普:“而且我也不可能养绝嗣蛊,绝嗣蛊在我们族里,是禁蛊,一般人不能制的,若是被发现私制了,是要受族刑的,万蚁穿心呢。”

    纪南峥浑身一僵:“万,万蚁……穿心?”

    白妆唏嘘的道:“吓人吧,反正我是不敢制,被发现就完蛋了,而且绝嗣蛊除了本身损人不利己外,还有一个问题,众所周知,蛊虫可以移植,就像你那时候误闯苗族,身受重伤,我为了救你,往你身体里装了十好几只蛊虫,将养了几个月,才把你救回来,但那时候,这些蛊虫在你体内已经生根了,那些蛊是生蛊,制的时候,就没有融你的血,所以他们进入你的身体后,不会保护你,反而会把你的体内当做巢穴,逐步的毁坏你的身体,但因为我会移蛊,所以最后,我是用移蛊的方法,把你体内的蛊,移到一头牛身上,才给你将后患都清除的。”

    纪南峥大概记得这段过去,忍不住点点头。

    白妆又道:“一般蛊都是可以移植的,但绝嗣蛊不可以,如果硬要移植,那么移出的也是子蛊,不是母蛊。”

    纪南峥狐疑:“子蛊?”

    “吃掉中蛊人腹中的胎儿,绝嗣蛊就能自己孕育一个胎儿,若是被强行移植,那子蛊会流出体外,但母蛊依旧会留存在原本的那人身体里。”

    纪南峥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事?”

    “对啊。”白妆道:“而且子蛊与母蛊,还有感应,子蛊受伤,母蛊会暴动,母蛊受伤,子蛊也会暴动。”

    纪南峥想到刚才那位林姑娘,心想若是这蛊一开始是种在那位孙皇后身体里,但现在被移到了林姑娘身上,那林姑娘体内的岂不是子蛊?

    若是子蛊的话……

    “那中子蛊之人,突然七窍流血,又是怎么回事?”

    “啊?”白妆纳纳的道:“脱落了?”

    纪南峥问:“如何脱落?”

    白妆道:“绝嗣蛊若是脱落,必然是从七孔钻出,所以脱落时,会七孔流血,但正常情况下,除非遇到天敌,否则蛊虫不会脱离巢穴,即便感应到母蛊,它也不会脱离追随。”

    “天敌?”纪南峥问。

    白妆点头:“蛊虫也有天敌的,绝嗣蛊是由百虫所制,其中好几味虫,都有十几种天敌,见之闻风丧胆。”

    “所以,如果见到天敌,绝嗣蛊会从中蛊人身上,自己跑出来?”

    “被威胁就会。”白妆道:“动物之间,会用声音,呼吸,发声,暗示,对彼此进行威胁,诱导,绝嗣蛊被威胁了,就会乖乖的钻出来,但绝嗣蛊一般没有天敌,至今我没听说过绝嗣蛊有天敌。”

    纪南峥皱紧了眉,又问:“子蛊脱离,母蛊呢?”

    “暴动啊,刚才说了。”白妆道:“母子连心嘛,子蛊受伤,甚至死亡,母蛊都会有感应,会暴动,让人痛心断肠的。”

    纪南峥忍不住看向车窗外,远处,一群人还点着灯笼,忙里忙外,没有停歇。

    纪南峥突然觉得有些迷幻,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为什么绝嗣蛊不能转移?我听别人说,是可以的,只要转移到同族血亲身上就可以。”

    “哈哈哈。”白妆笑得不能自抑:“你听别人说的?听谁说的?巫族人说的?我跟你说,巫族那些叛徒,除了会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一点真本事没有,蛊虫都可以转移,但有些蛊,因为制蛊的原料不同,就是不能转移,绝嗣蛊这种毒蛊,更是毒性黏腻,不好脱离,所以才成为禁蛊,巫族人一知半解,还什么同族血亲,那蛊要是移到另一个人身上,那还移它做什么?我们苗族用蛊,都是为了救死扶伤,怎么可能救一个害一个,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白妆难得说这么粗俗的话,说完又不好意思了,尴尬道:“我就是不喜欢巫族那些人,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们苗族和巫族,是势不两立的!”

    纪南峥抓住重点:“所以,绝嗣蛊就是不能移植对吗?同族血亲也不可以?”

    白妆肯定的道:“不可以。”

    然后又道:“绝嗣蛊本身是无害的,只是对胎儿尤其敏感,但不会损人性命,一般若是将绝嗣蛊种在一个人身体里,这个人就废了,就算移植出了子蛊,也顶多是多养一个子蛊,子蛊不能死,如果死了,母蛊在原本那人身体里就会发疯,本来无害的蛊虫,会就会变成催命的符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