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九章 只卖有缘人

作者:夜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走出去之后,袁心怡将她的车钥匙丢给了余飞,自己走过去坐在了副驾驶上,至于余飞的货车,袁心怡彻底不考虑,也不是看不起货车,是因为那家伙坐着的舒适感太差,而且在闹市区也不好停车。

    充当司机这事,余飞早就习惯了,而且他觉得自己开车更加舒服一点,毕竟他的车技更好一些,在如今城里车多到限号的时代,好的车技就代表可以快一点到达目的地,尤其是抢停车位,眼疾手快才能免得糟心。

    袁心怡虽然上半身裹的和毛绒玩具一般充实,可是下面的腿上,依旧穿着光腿神器和高腰靴子,坐在副驾驶的时候,她长长的腿无处安放,只好架了起来,余飞顿时都没法专心开车了。

    闹市区晚上的人更多,很多的上班族终于熬到了下班,便赶紧出门置办年货,余飞将车停下之后,便和袁心怡开始在人潮涌动的过年夜市逛了起来。

    吃的喝的玩的看的几乎所有需要用到的东西,全都可以一次性的买到。

    袁心怡抱着余飞的胳膊,一会将他拉到这里看看,一会拉到那里看看,不过袁心怡只看不买,因为她肯定要回省城,陪着爷爷过年,所以不需要置办任何的年货,家里肯定什么都准备好了。

    余飞也不需要采购什么东西,因为大家要一起过年,所以过年需要的一些东西,其他人会在列出清单之后,统一进行购买。

    两个人仿佛小夫妻一般,四处乱逛,导致老板都以为这是一对夫妻,所以看到两个人靠近,都极力的推荐自己的商品。

    “哇,你看这个灯笼好好看啊!”

    袁心怡忽然看到买灯笼的人,因为这会已经是晚上了,所以灯笼都被点亮了,袁心怡看上的灯笼上面的图案栩栩如生,却不是大家早就看腻了的龙凤,反而是一对鸳鸯吸水的图案。

    “还是手工画上去的!”

    走进一看袁心怡更加爱不释手了,因为这上面的图案,竟然是画家手工绘画所成,画工老辣将两只鸳鸯画的栩栩如生。

    “老板,这灯笼怎么卖?”

    余飞看到袁心怡这么喜欢,立马对着摊位老板问道,虽然说袁心怡可能不在县城过年,但是店铺的外面也可以挂上灯笼。

    “我的灯笼只卖有缘人。”

    摊位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留了一头长发,此刻正在低头给另外一个灯笼上画画,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有抬。

    “那你看我们像有缘人吗?”

    余飞好奇的问道,都说搞艺术的都是怪脾气,开心了什么都好说,不开心了什么都不好说,今天还让自己给遇上了。

    “像也不像,看起来恩爱之极,实际上却经常离多见少,没有长久像!”

    中年男人抬头打量了一眼余飞和袁心怡,疑惑的说到,这次没有低下头去,反而细细的看着两人。

    “离多见少就不恩爱了?这是什么逻辑?”

    余飞立马不悦了,这人会不会说话,人家生意人都是巧舌如簧,嘴巴上都似乎抹了蜜,这货怎么说话这么不好听。

    “被我说中了,就急了对吧?姑娘你说呢?”

    中年男人翻了个白眼,然后便转头对袁心怡问道。

    “说那些干什么,你这灯笼到底卖不卖?”

    袁心怡不想回答对方的问题,她其实对算命看相等等的人有点反感,她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相信未来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来把握。

    “不卖了!”

    中年人看到袁心怡这么不友好,立马就拒绝了。

    “你开门做生意,连价格都没说,我也没砍价,你这样是不是看不起我?”

    余飞很不想惯这人的毛病,今天也还就杠上了,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灯笼给买下来。

    “我的作品只卖有缘人,咱两没缘分,不卖!”

    中年男人摇摇头,十分坚决的说道,又低头画他的灯笼去了。

    “唉哟,不卖是吧!信不信我找人砸了你的摊?”

    余飞来气了,和自己扯什么有缘没缘的话,这货就是太装逼,否则也不至于落到街头来画灯笼。

    “我不信还没有王法了!你有本事找人来砸一个试一试,我现在就报警!”

    中年男人抬起头一脸倔强的瞪着余飞。

    “余飞,要不算了吧!”

    袁心怡急忙拉了拉余飞的胳膊,生怕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虽然说余飞和陈东的关系铁的很,但是以陈东的做事风格,要是知道余飞做了这事,估计也得将余飞给关几天,弄不好就要在拘留所过年了。

    “算什么算,我的女人看上的东西,我又不是抢,他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他给我扯什么有缘没缘的话!我最后问你一遍,买不买!”

    余飞撸起了袖子,觉得这货就是欠干,自己必须得帮他戒了这个毛病,这也是在帮他。

    “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那么有钱,那我的这对灯笼就卖一万,拒绝还价!”

    中年男子看到余飞的架势,其实已经被吓住了,但还是要嘴硬,打算用价格将余飞吓走。

    毕竟一般的灯笼,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了,一万块可以买几百对,他觉得余飞要是脑子没问题,就绝对不会买,只要余飞的牛皮吹破了,就等于自己占据了上风。

    “区区一万块,很多吗?”

    余飞笑了,虽然一万块买一对儿灯笼很傻,但是这气得争回来,不能被这货看扁了。

    “你似不似傻?”

    中年男人看到余飞的手在怀里一模,拿出来了一厚碟的钱,手指放在嘴巴前沾了点唾沫,开始数钱了,顿时愣了愣之后无语的问道。

    “都说艺术无价,你搞的自己像个文化人,却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作品,开口才要了区区一万,我拿出来却把你自己吓了一跳,现在还能装下去?”

    余飞数钱的速度快的惊人,仿佛银行里整天接触现金的柜员一般,几十秒就数清楚了,然后抬起头不屑的笑着说道。

    “艺术是给会欣赏的人,就你那模样,也就是为了讨好身边的女人,和我谈什么艺术?”

    中年男人顿时来了气,面红脖子粗的站起来大声说道,一副看不起余飞这种乡巴佬的模样,或许他觉得余飞也就是能欣赏,刷在马路边墙壁上的大字报。

    “哦,你信不信,我也懂艺术,不光懂,还比你懂得多,画出来的鸳鸯,比你画的还要好看传神?”

    余飞和中年人还较上劲了,这种人你要是直接揍他,就显得自己很粗俗卑劣了,但要是

    你能在他得意的方面彻底击败他,那才是真的胜利。

    “就你?你要是画的比我好,我把我这些灯笼都送给你!而且以后见到你绕着走!”

    中年男子觉得自己最自信骄傲的绘画水平被侮辱了,立马就应战了。

    两个人的吵闹,早就在周围吸引来了很多人,大家听到余飞和此人的对话,都等着事态升级,听到这里一个个都露出了感情兴趣的模样,十分的开心。

    “行,那就让这里的人做个见证,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让他们做评委怎么样?”

    余飞挑挑眉说道。

    “行!”

    中年男子坚决的答应了下来,并且非常的不服气。

    “借你的画笔和灯笼一用怎么样?”

    余飞准备立马就动手了。

    “随便用!”

    男子对于自己的作画工具倒没有什么执念,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余飞大步走过去他之前画画的位置,拿起了男子的画笔,颜料男子都调好了,灯笼也有现成的,只需要动笔就行了。

    余飞想了想之后,看了一眼袁心怡,然后便开始动笔了。

    中年男子站在余飞的身后皱眉观看了起来,其他人不在乎余飞的作画过程,只在乎结果,所以都在焦急的等待,袁心怡也盯着余飞看了起来,她实在不明白,余飞为什么作画之前,深深的盯着自己看了几秒。

    其他人都等着看结果,只有那个中年画家在看着余飞作画,余飞的速度非常的快,就仿佛不需要思考一般,一笔笔草率的就落了下去,和小孩子乱画一般。

    但是那个中年画家,却看的目瞪口呆,仿佛见了鬼一般看着余飞。

    没几分钟余飞竟然就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将画笔随手丢在了一边,不过看了看中年男人的作品,都是画两个灯笼,形成一对儿,又把笔捡了回来,取过来另外一个灯笼继续画了起来。

    中年男人先是一脸的震惊,然后在余飞画第二个灯笼的时候,变成了满脸佩服和尊敬,认认真真的仿佛一个学生一般观看了起来。

    余飞很快也画完了第二个灯笼,作画的速度快的让人觉得他可能乱画了一通,然后打算用抽象主义之类的借口蒙混过关。

    可是余飞再次放下笔的时候,那一抬头之时眼中的精光,让其他人都感觉心中一震,仿佛一个人做完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眼中露出来的模样。

    “画完了快转过来大家看看啊!”

    “就是啊!别墨迹!”

    “是不是不敢给人看啊?”

    “到底画了什么东西?”

    好奇的围观者早就等不及了,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反正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余飞不要如同反派一般墨迹,赶紧亮出大招。

    余飞转头看了一眼袁心怡,嘴角微微一笑,双手各自提着一个灯笼在手里,同时转了过来。

    当灯笼有绘画的一面,对准了外面的观众时,所有人都先是一愣,然后一起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从哪些人的表情就看得出来,余飞画出来的内容,让他们很吃惊,但是也很认可,他们看完灯笼之后,都不断的转头看向了袁心怡,一个个的表情和眼神,让袁心怡顿时觉得,自己仿佛被架在火上烤一般。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