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79章 各方营救

作者:王摩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朵红忙抱着孩子躲开,奈何孙胜比她迅速了些,一把抓住孩子,一朵红吓得拼命争夺,奈何她一介女流力气远没有孙胜大,挣扎几下,孩子就被孙胜抢了过去,并高高举起,一朵红吓的高喊:“不要!”

    孙胜醉酒,生意又失败,帮着宋赤诚陷害曹天霸,并没有如愿的夺取天下镖局,更让他恼怒的是,这个节骨眼上曹天霸送来这么多银子贺喜,前后左右上下里外的这么一联系,确定这孩子不是自己的,也不会是旁人的,一准是曹天霸和一朵红的孽障,他脑袋里什么都不想,只想杀了曹天霸以绝后患,更想杀了这个孩子斩草除根,否则即使杀了曹天霸,十八年后,他儿子也会找自己为父报仇,所以他举着哇哇大哭的小娃冷笑着:“贱人,当初你想嫁的就是曹天霸,迫不得已才嫁给我,所以这孩子根本不是我的,我留他作何。鸿蒙看书网,全网小说免费阅读,精彩无广告。阅读体验贼好!https://m.hongmengkanshu.com

    待想狠狠摔下,一朵红噗通跪在他面前,面如土色,双手高举,那样子,是想接住即将摔下的儿子,哀求道:“不要!”

    孙胜见女人对自己这番低声下气,更加得意,长久以来,因为深知一朵红喜欢的不是他,他陷入沉重的自卑和愤恨中,更因为曹天霸留下了风云寨所有想追随的兄弟,独独和他分道扬镳,所以他被孤立,且成为笑柄,心理早已扭曲,此时猖狂的哈哈大笑:“贱人,告诉我,这孩子是不是曹天霸的?”

    一朵红拼命的摇头:“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孙胜岂能相信,恰这个时候,哭的声嘶力竭的小娃胡乱的蹬胡乱的抓,一把抓在他眼睛上,未曾修剪过的指甲刺入他的眼睛,痛得他嗷的一声惨叫,再不管什么,狠命把小娃摔了出去。

    与此同时,根本不会功夫,且弱不禁风的一朵红,向前一扑,这是何等的速度何等的准确,稳稳的接住了小娃。

    而那厢,孙胜又是一声惨叫,然后身子晃了晃,慢慢回头,发现张嫂手中拿着把滴血的刀,他不禁怒吼:“老虔婆,你敢杀我!”

    说着扑向张嫂,张嫂躲也不躲,待给他掐住了脖子,张嫂在下面补上了第二刀,孙胜终于不支,噗通倒在地上。

    一朵红紧抱儿子震惊的看着张嫂:“你,你……”

    张嫂手一软,刀嘡啷掉在地上,她凄然一笑,泪水滚落,喃喃道:“儿子,娘给你报仇了。”

    一朵红如坠五里云雾:“你是?”

    张嫂道:“我是张芳的娘。”

    一朵红听罢瞪大了眼睛,突然把怀中的小娃递过去:“这是张芳的儿子。”

    这回,换做张嫂震惊了:“到底怎么回事?”

    一朵红道:“我还想问你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孙胜为了制止曹天霸下山,想出这么个计策,故意去衙门密告,说老狼山的土匪何日何时下山办差,于是,张芳和山驴子被官兵围追堵截,山驴子得以逃脱,张芳不幸被抓,然后宋茂卿将张芳吊在演兵场高高的旗杆上,用以诱捕曹天霸,不想旗杆断了,张芳死于非命。

    当初张芳上山投奔曹天霸,也知道土匪是什么罪名,为了不连累家人,就说自己是孤儿,其实他还有个娘在,他经常偷偷给母亲送银子,张嫂虽然不富裕,生计上也不愁,可后来张芳出了事,传遍整个曹家堡,张嫂当然也知道了,痛不欲生,本以为儿子是给官府抓了杀的,后来曹天霸率领众兄弟下山,开了镖局做起了正经生意,那些曾经打家劫舍见不得光的土匪们,也洗心革面脱胎换骨,可以堂堂正正的出出进进,机缘巧合,某次有两个镖师在饭馆偷着议论张芳的事,便说起张芳的死全都是孙胜害的,刚好在饭馆打杂的张嫂听了之后,便决定给儿子报仇,这才来到孙家为奴仆,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她豁出去了一搏,其中也是为了救那个无辜的孩子。

    听说这孩子竟然是儿子的骨肉,张嫂又吃惊又高兴:“真的?”

    一朵红点头:“您老看这孩子长的像谁?”

    老狼山风云寨众土匪中,张芳样貌是最俊雅的,孙胜也怀疑这孩子长的过于好看,不像自己,虽然一朵红也貌美,可也不像一朵红,一直在怀疑曹天霸,临死都不知道,竟然是张芳的遗孤。

    张嫂重新端量小娃,忽然就放声大哭:“我的儿子!我的孙子!”

    一朵红也哭,看了眼孙胜,道:“我其实也曾经打算给张芳报仇来着,可我怕杀了孙胜会去抵命,这么大的人,不能说死就死了,官府会过问的,而我去抵命,谁来养活这孩子,所以我才不得不委曲求全。”

    张嫂道:“我去抵命,你好好的把孩子养大。”

    一朵红摇头:“不行,您老也不能去,咱们把孙胜偷偷埋了,反正他在曹家堡也没有父母兄弟亲戚朋友。”

    张嫂有些犹豫:“一旦给官府知道呢?”

    一朵红道:“走一步看一步。”

    于是,两个人把孙胜掩埋在后园子中,打算有人问起孙胜的下落,就说孙胜出远门了,或是做生意,或是跑到别处去当土匪,这年头人命不值钱,官老爷忙着平步青云,百姓们忙着柴米油盐,民不举官不究,这事就会不了了之。

    而之后的几天,街头再看不见孙胜,天下镖局的人便琢磨其下落,丑妹告诉了曹天霸之后,曹天霸叹了声:“我也不想的,可是留下你,就会有更多人遭殃。”

    送银子,激怒孙胜,这都是曹天霸的计策,所以听说孙胜无端失踪,他就料到是一朵红下手了,可他后来听说为此差点害了那个孩子,也是后悔不迭,当然,这都是后话,而现在孙胜死了,他感觉自己也给张芳报了仇,告诉丑妹,得空去给张芳扫扫墓烧烧纸钱,也别忘记去看看一朵红母子。

    丑妹一一照办。

    之后,曹天霸也准备自救了,他把长随小厮麻子叫来,告诉麻子,进京找自己的结义哥哥孙庭芳,即便有一线生机,他都不想放弃,因为,实在有很多他放不下的人或事。

    麻子得令而去。

    而这时的宋茂卿静等朝廷的命令,到底是押解曹天霸上京,还是就地斩首,所以,这几天衙门很平静。

    曹天霸也很安静,每天吃着丑妹送来的酒菜,吃饱喝足就睡,睡醒练功夫舒展筋骨,偶尔的还哼唱几句,词不会,味道不对,自娱自乐。

    这天,他正在哼哼唧唧的唱呢:“想我曹孟德一世枭雄……”

    忽然有人接了过去:“想我曹孟德一世枭雄……”

    他一副嘶哑干涩的烟酒嗓,而接过去唱的这位,声音不高,带着些许的克制,但非常的清亮通透,味道更足,他一乐,循声看:“沈老板,你怎么来了?”

    沈蝶舞仍旧长袍马褂头戴小帽,身边跟着徒弟盛百红,至他的监牢前,淡淡一笑:“曹总镖头,还好吧。”

    曹天霸啪的拍了下胸脯:“还能活个一百年。”

    见他如此乐观,沈蝶舞点点头:“总镖头这样,我也放心了。”

    曹天霸拱手:“多谢沈老板前来探监,不过这地方不是正经人来的,赶紧走吧。”

    沈蝶舞还礼:“还以为曹总镖头不会搭理我呢,总镖头既往不咎,实在让我惭愧,但过年那天,我真不是存心让总镖头为难的。”

    曹天霸哈哈一笑大手一挥:“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还提来干啥,沈老板不也是既往不咎的前来看我,所以,咱们还是朋友。”

    沈蝶舞终于释怀:“就冲总镖头这句话,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曹天霸忙道:“沈老板的心意我领了,但救我,沈老板,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毕竟我的罪名太大,所以还是别做那些徒劳无功的事了,以后在曹家堡,即使没了我曹天霸,沈老板若是有个难处,可去找玉儿帮忙,别看她一个小姑娘,聪明又能干,一般男人都不如。”

    提及玉贞,沈蝶舞低眉笑了笑:“我一个唱戏的,能有什么事呢,不过,我听说那位乔小姐已经准备进京了。”

    曹天霸一愣:“你说玉儿准备进京?”

    沈蝶舞心里暗笑,都说曹天霸当众向乔玉贞悔婚,张嘴闭嘴还是玉儿,可见他悔婚是假。

    曹天霸焦急的原地转圈:“坏了坏了,玉儿进京,一准是为了救我,你说她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够救得了我呢。”

    沈蝶舞道:“总镖头方才口口声声说乔小姐聪明又能干,我想她应该能救得了你。”

    曹天霸心事重重:“你懂什么,玉儿虽然聪明又能干,可有些人意图对她不轨,她想救我,必然会落入那些人的圈套。”

    这话沈蝶舞也听不明白,几分得意的一笑:“她救不了,我来救,所以今天我是来向总镖头告辞的,我也要回京城。”

    曹天霸道:“你就别跟着添乱了,一旦你再出事,我还得逃出大牢去救你。”

    沈蝶舞眼睛一亮:“我听总镖头的话,想出大牢,很容易?”

    曹天霸轻蔑的一笑:“就这么个破地方能关住老子。”

    沈蝶舞立即道:“既然如此,总镖头还等什么呢,逃出去,曹家堡待不了,跟我走,天下这么大,咱们到哪都能活命,况我会唱戏,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的登台,选个地方画个圈,我一开嗓子,钱就来了,咱们不愁活命。”

    曹天霸摇摇手:“沈老板的好意我谢了,可我不能逃,我逃跑容易,官府立即会找到我那些兄弟,还有我妹妹,或许玉儿也无法幸免,总之事情不是这么个解决法。”

    沈蝶舞想了想:“你说的也没错,你身后可有那么多人呢,那我就不耽搁了。”

    拱手作别,曹天霸拦着:“沈老板,千万别我的事奔走,你可是在京城无法立足才来的曹家堡,再回京城,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沈蝶舞不以为然:“我在京城是无法唱戏了,但我没犯事,不怕。”

    曹天霸还想阻拦:“可你一个唱戏的,能救得了我?”

    沈蝶舞迈出的脚收了回来:“怎么,总镖头瞧不起我?”

    曹天霸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的事太大,一般人救不了。”

    沈蝶舞问:“总镖头该知道李莲英吧?”

    曹天霸道:“西太后跟前的红人,妇孺皆知。”

    沈蝶舞微微一笑:“我其实,跟李大总管是故交。”

    故交?曹天霸懵懂,心说假如你们是故交,有李莲英照顾你,为何在京城混不下去呢,所以,似信非信:“沈老板怎么跟那种人物认识呢?”

    沈蝶舞道:“李总管爱听戏,可宫中规矩,太监宫女不能擅自出去,所以他经常偷偷的把我叫进宫中唱戏给他听,也正是这件事走漏了风声,惹恼了西太后,我才触了霉头。”

    曹天霸不解:“既然你得罪的是西太后,李莲英未必敢帮你。”

    沈蝶舞轻轻一笑:“那要看我给李总管的筹马够不够大。”

    曹天霸觉着她这话内容丰富,想问,沈蝶舞再不啰嗦,告辞离去。

    而曹天霸此时更加担心的是玉贞,一个小姑娘,在京城那种鱼龙混杂之地本就不容易,还想救他,势必登天,想阻止玉贞,唯有用此一计了。

    次日,丑妹又来给他送饭,他看都不看眼那热腾腾的酒菜,赶着道:“你现在就去找玉儿,告诉她,咱们两个今晚成亲。”

    丑妹一惊,惊讶中带着娇羞和欢喜,也知道曹天霸让她去告诉玉贞这事是为了什么,当下并不多问,留下酒菜就离开了大牢,急匆匆赶到乔家时,刚好碰到已经上马准备启程进京的玉贞。

    说来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事,进京已经耽误了时日,玉贞非常着急,见丑妹来了,急着赶路,没有下马,只问:“有事吗?”

    丑妹跑的气喘吁吁:“乔小姐这是打算出门?”

    玉贞点头:“进京。”

    丑妹晓得她因何进京,按照曹天霸交代的,道:“今晚我和总镖头成亲,希望乔小姐能够前去恭喜。”

    玉贞愣了下,随即笑道:“你们拜你们的天地,我进我的京城,告辞。”

    丑妹傻了,这位,到底是不信还是不在乎呢?还想说什么,玉贞已经催马而去,月映紧随其后。

    于是,主仆两个日夜兼程的赶路,在到达京城的时候,玉贞病了,月映瘦了,即便如此,安顿好住宿之后,玉贞便去了谷梁春秋家中,希望能够得到谷梁春秋的帮助,救出曹天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