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六回:林中惊梦

作者:满城花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伏兵暗处低旌戟,埋云翳景无穷已。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逍遥书生和金信镖局王总镖头,以瞒天过海之计,救了周茂兰。却不想除害未尽,刘七死里逃生之后,向潘汝桢和师爷梅涟池,详述被伏经过,

    闻听走脱人犯,潘汝桢怒从心中起,誓要诛杀金信镖局,与梅涟池定下报复之计,专候王义山上钩。

    西樵山位于佛山西南,乃是沉寂亿万之年的死火山,这里奇峰林立、佳木繁荫、湖泊星罗棋布,飞泉流瀑自山涧倾泻而下,珍禽异鸟枝梢高唱。一轮明月宛若玉人,自山顶徐徐攀升,为西樵山披上银纱素衣,

    更增其娟丽秀美之气。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想起王维《鸟鸣涧》诗句:“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美不胜收的佳景,令人流连忘返。

    王义山等人风尘仆仆、饥餐渴饮,一连数日疾行,虽说是人困马乏,然而总算到了佛山地界,马上就要讫货解镖,他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依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榕树底,意倦神乏地对众镖师说道:“大家权且在处歇马落脚,养足精神之后,天亮进城。”

    这时镖师孟令威端来一碗清水,走到王义山的面前对他说道:“王总镖头,这货主出手豪阔、一掷千金,想来是极不寻常之物。”

    王义山接过水碗,对孟令威说道:“咱们吃镖行饭的,讲求的就是嘴严,管它里面装的什么,只要安全送到就行。”众镖师听了连连点头。

    接着王义山让镖师用幔布将箱子蒙好,外缚绳索捆牢,安排四个镖师各持火把,守处箱子的四角,其余人则养精蓄锐,一个时辰轮换一次,直到天渐拂晓。

    黑沉的夜幕,初时还是山月如皎烛、群星似珠玉,眨眼之间却是电闪雷鸣、风云突变。一只昏鸦绕树三匝,振翅而去。王义山仰头看了看天穹,大块的铅云在翻滚咆哮。他告诉众镖师,赶紧将箱子装车,

    找个山洞去避雨。

    又是一番折腾,令众镖师心中怨怼不已。正在此时,突然一群黑衣人从枝桠间纵跳而下,将王义山和众人团团围住。

    王义山银须飘冉,深邃的眼睛放出两道峻冷的光,他拔刀出鞘,对镖师们说道:“来者不善,大家须小心应付。”

    一个宽肩阔膀、壮如熊罴的黑衣人闪身走了出来,指着王义山说道:“雁过拔毛,将银箱给我放下,饶了你们的狗命。”

    闻听此言,王义山气得白眉倒竖,他斩钉截铁告诉黑衣人,“人在货在,货失人亡。”

    黑衣人呵呵冷笑数声,对王义山说道:“老家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我看你是寿星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说罢脚踩龙虎位,双掌风雷生,弓步搂打,醋钵般的拳头,朝着王义山的面门挥去。

    王义山灵蛇走位、侧身一避,黑衣人拳势走空。接着王义山单手反勾,蝴蝶翻飞,来锁黑衣人的手腕。黑衣人使了一招乌鱼翻身,身体向后一滚,趁势双脚来踢王义山的手腕。

    王义山倒退两步,屈身弯腰,双腿集劲、横扫千军,使了一招燕子穿水,这一脚势大力沉,宛若青龙搅海、惊涛拍岸,黑衣人以倒栽葱之势双手拄地,下盘不稳,是以王义山连施密集猛攻。

    一番恶斗,黑衣人自知不敌,他使了一招樵夫背柴向后一躲,暗暗将曼陀噬魂香捻在手里。待王义山抢步上前,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启机簧,霎时间一股浊刺鼻的烟气,向王义山扑面而来。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口鼻内吸进大量的烟气,顿时感到头晕目眩、气郁脘胀。

    王义山临危不惧,不忘叮嘱众镖师提防烟气,然而他的话音未落,

    黑衣人左手分张、右脚虚步前探,手中刀奔雷怒吼,一招霸王敬酒,

    将王义山的颈骨斩断。

    众镖师见总镖头被杀,悲愤之余,个个义愤填膺,愤怒的怒火在心中炽盛。虽作困兽之斗、拼死一战,怎奈贼人放出的曼陀噬魂香,此时已经毒火攻心,他们酥筋软骨,毫无还手之力。群贼见状,俱是脸带狰狞之笑,领头的那个黑衣人发出一阵凄厉的冷笑,便喝令众贼,

    斩草除根,一个活口都不留。

    刀影闪过、血肉横飞,众镖师悉数死在恶贼们的手中。此时一道闪电破空,继而骤雨如注、状如飞瀑。为首的黑衣人说道:“兄弟们,这姓王的老匹夫,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咱们的刀下之鬼,一世英名尽毁,哈哈哈。”

    众贼们雨中狂笑,其声令人毛骨悚然。他们循着丝滑的山路走了下去,消失在朦胧烟雨之中。

    城西坍颓的古宅里,一个烟蓑雨笠之人,背朝着楫摧的大门,神情默然地站立着。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先前在山中出现的黑衣人,鱼贯而入走了进来。

    为首的黑衣人对斗笠人说道:“梅师爷,事情已经办妥了。”梅涟池轻哼一声,依然面无表情的询问黑衣人,可否仔细查验过?

    黑衣人信誓旦旦地回答道:“只要他出马,绝无失手的时候。”梅涟池点了点头,他对黑衣人说道:“这是一万两银票,你们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黑衣人一把夺过银票,对梅涟池说道:“梅师爷,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大可放心,我们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一语言罢,黑衣人带着众贼就向往走。

    这时败墙之上人影攒动,黑衣人大惊失色,忙令众贼们小心戒备。

    梅师爷缓步出来,站在庙门口对黑衣人说道:“你们就这样走了,我真是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黑衣人用充满疑惑的口吻地梅涟池说道:“梅师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梅涟池耸肩狂笑,惨白阴郁的脸上现出一股杀气,他对黑衣人说道:“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黑衣人闻听此言,恶鹰撩翅、拳分中水、环眼睚眦、咬碎钢牙,他对梅涟池说道:“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梅师爷你这事做得也太绝了。”

    黑衣人犹如恶虎扑食一般,向梅涟池冲了过去。虽然是近在咫尺,

    一道白光闪过,劲力透石的响箭将黑衣人掼透。紧接着十几个斗笠人倏然出现,他们身形飘忽、刀上翻花,电光石火之间,黑衣群贼尽皆被诛。

    梅涟池弓身上前,面带谄媚,对斗笠人说道:“有劳各位将军。”斗笠人收刀回鞘,用冰冷的口吻对梅涟池说道:“要谢就去谢忠勇将军,刚才的穿云箭是将军射的。”

    梅涟池向四下贼头贼脑地张望一番,只见一人,形如鬼魅、亦步亦趋地向梅涟池走了过来。二人近身,梅涟池见此人细挑柳叶眉、面似冠玉、唇若涂脂,微笑起来露出一排碎玉银牙。

    梅涟池呆若木鸡,斗笠人对他吼道:“一个小小的师爷,见到我们将家为何不跪?”

    闻听此言,梅涟池双膝瘫软,也不管地上湿滑泥泞,磕头犹如捣蒜。那人呵呵一笑,示意梅涟池起身。梅涟池蓬头垢面、浑身污泥,

    神态甚是狼狈。

    再三谢过此人的救命之恩后,梅涟池狗癫一般,引着此人来见潘汝桢。潘汝桢初见此人,也是面带惊愕。然而他见此人,腰悬九龙缠丝玉佩,料想此人必是王室宗亲,他自然不敢怠慢。

    潘汝桢立刻知会下人,将自己的府宅收拾一番,又烹牛宰羊,大摆筵席,觥筹交错,意兴阑珊之时,潘汝桢借着酒劲,询问此人的身份。

    原来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不是别人,正是令巧云献美人计,诱骗李全发武功的朱公子。他的先祖朱熊跟随燕王朱棣起兵战功卓著,被册封为靖王,可以说朱公子一门是以武夺爵。这在血与火、尸骨如山的

    疆场上,九死一生打下来的显贵,朱公子得承先人遗训,将尚武之风发扬光大。

    朱公子嗜武成痴,又久闻其父讲起过往历史,他幼小的心中萌生出对权力的渴望,到了弱冠之年,他的野心开始越来越大。每到夜幕降临,在榻上辗转反侧的时候,朱公子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则画面。

    他幻想着自己变成了宋太祖赵匡胤,也想黄袍加身自立为帝。

    他认为自己就是扭转乾坤、振奋朝纲,挽救大明江山的英明圣主。朱公子紧攥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那个醉心木艺的熹宗退位让权。

    承蒙祖荫,近水楼台先得月,世袭忠勇将军这个爵位,让他贵不可言。

    然而朱公子知道,没有兵符,他这个忠勇将军有名无实,所以要想实现自己的宏图夙愿,就必须将兵符印信稳稳操在自己的手中。

    自从魏忠贤与东林学社的一番血腥争斗之后,朝堂之上已经是魏忠贤一手遮天,朱公子年纪虽轻,却深谙官场之道。他将收集来的稀世珍宝夜明珠敬献魏忠贤,又挖空心思,大费周章的找来能工巧匠以翡翠雕琢成一苍松白鹤,在老贼魏忠贤寿宴之时,作为贺寿之礼。

    老贼见翡翠白玉浑然一体,美轮美奂的工艺,令他爱不释手。正是春风得意好说话,朱公子将自己一展抱负的心愿向魏忠贤提及,老贼

    待第二日上朝,便向熹宗献言,封朱公子为镇南大将军,官加一等公。

    朱公子兵权在握喜上眉梢,与魏忠贤沆瀣一气,岌岌可危的明室江山,

    又要从此多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ingchenkanshu.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chenkan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